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书评

书评:斯蒂格利茨《人民、权力与利润》

杰克逊:斯蒂格利茨在书中支持政府干预,认为美国应在不牺牲增长的情况下构建一个更公平的社会。

美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迷失了方向。游说集团秘密地操控着监管,使之变得符合它们自己的目的;贸易协议对工人不利;媒体无法让人信任;民主可能沦为寡头之间的一场装模作样的竞选。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在其最新著作中描绘了美国的这幅悲观图景。他在书中提出了一个进步议程,希望这一议程能够让“资本主义避免自我毁灭”。他表示,该议程甚至可能为民主党在2020年击败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提供一个一致纲领。

斯蒂格利茨写道,包括现任美国总统在内的右翼民粹主义者的大部分诊断都是正确的。美国的制度的确受到了操纵,过去30年来的企业盈利并非来自创新和进步,而是来自剥削和垄断权力。他在谈到那段时期时写道:“嘴上承诺的与实际实现的之间的差别令人不忍直视。”

但他表示,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并非解决方案,他们只是富人通过减税和放松管制操纵游戏规则、使之有利于自己的另一个工具。蛊惑民心的政客无益于事态,他写道:“就业岗位在全球化的进程中肯定遭到了摧毁,但草率的去全球化进程还会再次摧毁就业。”

该书的前半部分探讨了作者认为导致美国经济走向低迷的4个趋势:垄断权力、操作不当的全球化、糟糕的金融监管以及使更高程度的剥削和心理操纵成为可能的新技术——都是民主党竞选活动中熟悉的主题。

第二部分阐述了下一步该做什么。除了增加政府开支、加强福利国家建设、加强监管等中左派的标准处方,还有民主党强硬派提出的一些更激进的想法:就业保障或全民基本收入。

这些想法没有一个是原创的,所有这些想法都在别的地方中得到了更好的探讨,但其实这不是重点。这位杰出的经济学家利用主流经济学为政府干预提供了权威辩护,并为如何在不牺牲增长的情况下构建一个更公平的社会提供了理由。

斯蒂格利茨写道:“经济学家们太过经常地从权衡取舍的角度思考:如果你想要一种东西,就不得不放弃其他东西。从我们当前高度不平等社会的有利位置出发……所有设定的目标实际上都是相辅相成的。”

他的分析基于这样一种观点,即美国已从经济增长的领导者,变成了落在国际竞争对手后面的落伍者。“除非你坚信另一个特朗普式的世界,否则数据始终表明:我们远非表现最佳的‘公司’。”在这一点上,他错了。人均国民收入高于美国的国家要么是卡塔尔、挪威那些石油储量丰富的小型国家,要么就是爱尔兰、卢森堡那些离岸金融中心。在富裕的大型国家中,美国仍走在技术进步的前沿,而且称得上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经济表现最佳的国家之一。

美国经济增速显然放缓了,但这种情况同样出现在大西洋彼岸。拥有更严格监管、更多政府干预、对垄断打击更严厉的欧洲各经济体,如今的表现也不如从前。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所(NBER)最近发布的一份由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和哈桑•赛义德(Hassan Sayed)撰写的研究报告显示,欧洲20世纪下半叶的快速增长大部分可能来自于赶超美国。过去几十年,在完全相同的一些行业,西欧经历了与美国同样的放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