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华盛顿爱上预算赤字

放松财政政策的趋势标志着经济思维出现一代人以来最大转变。面对低利率和低通胀,政界人士变得不那么担心巨额预算赤字。

对于一名新当选的民主党人而言,这是一种不同寻常的试图留下印记的方式。来自犹他州的民主党众议员本•麦克亚当斯(Ben McAdams)上月提出一份修正案,要把美国政府在正常情况下未能平衡其账簿定性为违宪。

他表示,这份提案在他所在的政党内部引发了激烈反弹。它反映出这样一个担心,即他的民主党同僚和共和党人都在放弃遏制预算赤字的尝试。“政治人士就像水一样,他们会选择最小阻力路径,”曾在盐湖县担任市长的这位44岁国会议员表示,“在我们的例子里,最小阻力路径是赤字支出。”

财政保守主义也许在共和党和民主党内部都有过深厚的根基,但如今它貌似一个濒危群体。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最新展望显示,2020年至2029年,预计赤字将平均占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4%,远远高于过去50年2.9%的平均水平。这将确保公共债务与GDP之比稳步上升,最终将超过二战刚结束后创下的纪录。

由麦克亚当斯提交、在财政上观点保守的“蓝狗”(Blue Dog)民主党人支持的这份具有象征意义的修正案,没什么机会成为法律。相反,它们最终可能成为陈旧经济思路的遗留物。

美国引领的更为宽松的财政政策趋势,标志着经济政策制定可能出现一代人以来的最重大变化。持续较低的通胀让各大央行可以将利率保持在低位,从而降低公共债务偿还成本。其结果是,很多经济学家现在主张,进一步放松预算束缚不会带来什么痛苦,却会有很多好处。

在央行扮演主角(首先是利用货币政策来制服高通胀,然后——在过去10年——在金融危机爆发后避免灾难)40年后,财政政策和政府支出可能成为推动经济的更大因素。

尽管美国政治人士在公开场合继续谴责赤字,但很多人实际上在接受赤字。在右翼,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带领他所属的政党走上了让美国赤字飙升的道路,年度预算赤字很快将超过1万亿美元。在左翼,来自纽约的左翼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等有影响力的人物提出,并非所有支出都需要用额外税收来抵消。目前进步派人士纷纷提议大举增加公共医疗支出和环境友好投资。角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早期领先者之一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顾问之一是斯蒂芬妮•凯尔顿(Stephanie Kelton),她是一位知名经济学家,主张只要伴随着低通胀,赤字就是无害的。

甚至在有时孤独的中间立场,经济学家们也显示出愿意接受赤字。今年早些时候,曾经是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顾问的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和杰森•福尔曼(Jason Furman)主张,华盛顿方面应该停止对债务的纠结,意识到一个事实:以本币借款并实行印钞政策的国家,很少(如果有的话)遭遇财政危机。

“财政闸门大开,”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Mark Zandi)表示,“共和党和民主党现在都有一套理论让他们不理会赤字和债务……整个游戏已改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