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经济

市场“逼迫”美联储7月降息

美联储在降息问题上已被逼入墙角。考虑到市场坚信宽松政策即将出炉,如果美联储按兵不动,市场可能剧烈动荡。

市场似乎确信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将于7月降息。投资者现在辩论的唯一问题是美联储7月的降息幅度会有多大,以及利率最终将被降低到何种水平。

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经济学家扬•哈丘斯(Jan Hatzius)现在预测,根据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以及其他利率制定者的暗示,2019年将进行两次降息。此前他长期与共识背道而驰,预测美联储将保持利率不变。

与此同时,让交易员打赌美国利率走势的联邦基金期货市场行情显示,今年底之前将降息三次,每次降息四分之一点,从7月开始。欧洲美元期货(押注美国利率的另一类热门合约)头寸现在升至自2012年欧元区危机最严重时期以来的最高水平,这暗示市场坚信,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即将出炉。

“我没有看到降息的理由,但(美联储6月会议)是我们在没有实际降息的情况下看到的最为鸽派的结果,”PGIM固定收益(PGIM Fixed Income)高级资产组合经理格里高利•彼得斯(Gregory Peters)表示,“市场在逼美联储,而美联储在回应。”

这引发了一系列棘手的问题。如果政策制定者不降息会发生什么?如果美联储真的降息,降息幅度会是通常的25个基点,还是更为决定性的50个基点?

假设美国央行果真降息,这是短暂疲弱时期促增长的预防之举,还是会强化对于经济放缓的担忧,导致市场恫吓美联储进入一个全面的降息周期?

并非所有人都相信降息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怀疑者指出,尽管过去一年经济数据有所走软,同时再度出现的贸易紧张给全球经济蒙上阴影,但没什么情况真正让美联储官员感到恐慌。美国的失业率处于50年低位,利率(位于2.25%至2.5%的目标区间)只是比美国主要的通胀率略微高一些。

假设这些数据没有出现明显恶化,美联储7月决定不降息也是可信的。一半以上的美联储政策制定者仍预测2019年不会降息,而多数鸽派今年没有轮到投票。美联储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此前一直强调,该央行“不能被(市场)束缚”。

然而,美联储确实似乎已被逼入墙角。考虑到市场坚信较为宽松的政策现在即将出炉,如果美国央行按兵不动,市场可能会遭受严重冲击(与去年12月出现的动荡类似)。

“将会出现大量波动,”总部位于康涅狄格州的Quadratic Capital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南希•戴维斯(Nancy Davis)表示,“市场在计入降息几率方面有些操之过急。”

美国央行自己似乎一直在为经济学家们所称的“保险性降息”、以度过一段不确定时期做好铺垫。今年4月克拉里达曾指出,美联储曾在1995年至1998年降息,尽管当时毫无衰退迹象。

这是圣路易斯联储(St Louis Fed)行长詹姆斯•布拉德(James Bullard)在6月投票支持降息的理由,“针对通胀预期的进一步下滑以及不断放缓的经济面临较高下行风险提供保险”。

鲍威尔也许迄今投票支持保持利率稳定,但他似乎也接受这一论点。他最近在一个记者会上表示:“防范胜于补救。”

那么,问题变成了美联储是否会像很多投资者和经济学家现在预测的那样,选择进行强有力的50个基点降息?金融市场行情显示,那将只是一个开始;市场预测未来一年左右美联储将至少降息整整一个百分点。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对于美联储而言,令人鼓舞的是利率期货显示,交易员认为,这将足以支撑经济,进而导致从2021年起再度加息。美国股市的乐观态度(最近盘中创下新高)表明,股市投资者也认为,美联储将成功防范经济衰退。

然而,这将是一条需要谨慎拿捏的细微界线——把握正确,则市场得到其渴望的降息;把握不当,则反而会传递有关全球经济的过于悲观的信号,导致市场恐慌。

瑞银财富管理公司(UBS Wealth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马克•海菲尔(Mark Haefele)警告称,出错的余地很小。他表示:“自2009年以来,美联储已被证明在正确转向方面基本成功,但我们担心以完美条件为假设来安排头寸。”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