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世界经济

IMF和世行需要适应新形势

FT社评:成立75年之际,IMF和世行面对严峻挑战。原本倡导多边主义的美国在特朗普领导下转向单边主义。两者都需要证明自身不可或缺。

75岁是一个让许多人在回首往事时百感交集的年龄——或许还会感激自己还活着。1944年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诞生于在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举行的一个会议。75年来,随着全球经济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它们成功地找到了自己的新角色,保持了自身的相关性。

最新的挑战或许是它们面对的最艰难的挑战之一。往往是全球多边主义之锚的美国,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领导下,已激进地转向单边主义。这两大机构(尤其是世行)需要展示自身的不可或缺性。

IMF的任务相对容易些。当初成立IMF是为了管理固定汇率体系,这一体系瓦解后,IMF最终找到新的生命:遭遇国际收支危机或其他金融危机的政府的纾困贷款机构。

尽管IMF在上世纪80和90年代对结构性改革的干预式要求受到激烈批评(这些批评有时站得住脚),但各国政府仍经常向IMF求援。虽然总有人谈论由新兴市场主导的某个新的危机贷款机构,如金砖国家(BRICS)主导的新开发银行(New Development Bank)所提供的某个安排,或东亚的“清迈倡议”(Chiang Mai Initiative),但在实践中,新兴市场国家没有任何机构能够取代IMF的影响力或专长,更没有IMF那种在必要时提出在政治上不受欢迎的的建议的意愿。

在欧元区危机期间,IMF让自己陷入了一场乱局,最终扮演的角色是作为纾困“三驾马车”(Troika)中的次要伙伴提供贷款,而且常常被拖入其并不赞同的计划。欧元区领导人已明确表示,他们不希望IMF参与未来任何纾困行动,但IMF仍需汲取有益的教训,紧紧控制其参与的危机贷款计划。

世行面临的挑战要艰巨得多,不只是因为特朗普政府对多边主义的本能敌意,还因为它的角色在很大程度上已被取代。私人部门投资加上来自中国和其他开发银行的融资,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世行的国别贷款,尤其是用于投资的贷款。

公平地讲,世行曾尝试转向为“全球公共产品”——如管理移民和抗击气候变化的影响——提供融资。但新任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领导下的管理层似乎希望让该机构重回聚焦国家项目的老路。这将是一个错误。特朗普政府或许不愿承认在移民和气候变化问题上采取国际行动是必要的,但无视现实不会让问题消失。

布雷顿森林机构的管理方面仍存在一个明显缺陷:事实上由美国任命世行行长、由欧洲任命IMF总裁的陈腐惯例。IMF现任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很快将转任欧洲央行(ECB)行长。对她的继任者的任命,将是确立一个择优遴选的真正开放的过程的绝佳机会。

IMF和世行必须继续适应新形势,才能生存下去。如果这些机构的主要股东决意任由它们衰亡,没有一家能够活下去。但即便对于全球治理的怀疑者,如果这两大布雷顿森林机构消失了,由此带来的专长、公信力和资金组合的缺失,也将很快让他们痛苦且明确地感受到。

译者/谶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