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分析: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伤害

经济学家担心,贸易和科技战将削弱中国的国际联系,使其更难获得外国的技术和人才,从而不利于其劳动及资本生产率的增长。

作为一家中国公司,华为(Huawei)在全球广纳贤才,却不会从高通(Qualcomm)、苹果(Apple)等美国科技巨头那里挖工程师。“如果我们招的人有美国的成分,我们就可能受到美国的长臂管辖,”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只要是有美国身份的,我们原则上不会招。”

他这个决定,等于切断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与全球最大科技人才库之间的联系,而这只是中美之间正在上演的涉及更广泛范围的、对中国经济造成越来越大伤害的贸易和科技战的一个表现。

特朗普政府上周决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以回应中国政府允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破1美元兑7元人民币这一象征性重要关口。这是最新的迹象,表明双方都有打持久战的打算。

经济学家担心,如果中国的国际联系减弱,其劳动力和资本的生产率也会随之放缓增长——这将是中国获取外国技术和人才的渠道变窄的后果。

“一个封闭的中国——无论是中国的选择还是其他国家使然——不利于生产率增长,”位于华盛顿的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斯科特•肯尼迪(Scott Kennedy)表示,“我会非常担心处于封闭环境的中国经济。”

这场贸易战爆发之际,中国正处于其现代经济史上的一个艰难时刻。随着人口老龄化,中国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劳动力所带来的巨大红利正在开始消退。

过去20年以投资为主导的发展模式带来两位数的增长,但也形成了大量的企业、家庭和政府债务,其总额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300%。这些债务已成为经济增长的拖累。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创30年来的新低。

这使得全要素生产率——衡量与创新相关的效率提升指标——的增长成为未来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根据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的计算,2017年,中国全要素生产率下降0.6%。

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中国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经济和政治改革提高了劳动力和资本的使用效率。随着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它们不仅带来了新技术和人才,也增加了竞争,所有这些因素要么感染了本地企业,要么逼迫它们做得更好。

瑞银(UBS)驻香港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表示,“中国生产率增长的真正来源”是“改革开放、技术进步和投资带来的生产率或效率的提升”。

瑞银预计,加强对技术转让的限制将压低全要素生产率——最常用的衡量指标——足以使未来10年的GDP年增长率下降约0.5个百分点。

中国的生产率面临的威胁还不只是获取新技术的渠道变窄。在学生、教授、工程师和公司层面进行的人才交流减少也是一个影响因素。任正非关于华为不招美国人的决定就是一个突出例子。

一所规模较大的美国大学驻北京的招生人员表示,在过去一年里,美国发放的学生签证数量明显下降。

“如果交流中心减少,从西方毕业的中国学生减少,在中国经营的跨国公司减少,那么,人力资本就会减少,”肯尼迪表示。

一些专家担心,贸易战也可能使中国不愿推进市场改革。这将加强政府主导地位,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导致经济效率低下的一个主要原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