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万鹏

万鹏发表的评论 (全部)
2018-05-11 15:12:36特朗普抛给中国一份什么样的“不平等条约”? 的评论
其实问题的根本不在贸易上,而是在于国际地位上。

美国长久以来一直以世界秩序维护者自居,实际上也的确在国际事务上占主导角色。特朗普上台以后推行“美国优先”,说白了就是利字当头,没有利益的事情不干。所以国际事务上,美国退出TPP、巴黎气候协定。国内方面,强打民族主义。这一切的目的,当然不是真的要“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相反,是为了为美国在国际上争取切实的利益。

按照特朗普的设计,美国的退出,会让这些国际事务群龙无首,甚至处于瘫痪状态。届时,全世界还不屁颠屁颠的央求美国重新介入这些国际事务?到时,特朗普就可以开价了,比如TPP,条款对各成员国都公平是不行的,一定要对美国有利。就像一家公司要是想得到巴菲特入股,很可能需要(也愿意)以折价配股给他。因为特朗普跟他的前任们不同,他是一个商人,他不相信那些虚伪的国际秩序和规则,对于他来讲,只有实力的差距和这个差距能换来多少利益。对于他来讲,美国不使用她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这个地位来牟利是不正常的。就像对商业上,商誉可以决定同样的产品你可以卖贵一点。

他这个算盘上唯一的问题实际上就是中国。俄罗斯虽然也有实力,但事实上欧洲诸国跟俄罗斯关系并不好,也不会过多邀请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上扮演重要角色。而中国呢,这些年中国在国际事务上大多保持中立,自身”重发展“的立场也很鲜明。而中国经历了快速经济发展之后,寻求“软实力”的增长也正是当务之急。美国在国际上留下的空缺正适合中国去填补。就像特朗普大量卖出股票希望能震仓然后用低价买回这些股票,却偏偏碰上了中国这个本来就看好这间公司正愁公开市场买不到股票的投资大鳄。所以问题来了,特朗普怎么办?怎么去实现他的计划。嗯哼,没错,就是想办法做空你,让你没有弹药去收购他抛售的股票。于是有了这么一场贸易战。如果中国接受了这些条件,特朗普告诉了国际社会中国没有选择挑战我,从而确认了美国“唯我独尊”的地位;如果这场贸易战打成了,没错,美国会有损失,但与此同时,中国不免要受到创伤。相比起本来就进入加息周期的美国,寻求产业升级的中国可能会被打乱步伐,精力难免分散,未必能去顾及更多的国际事务了。

所以,比起过往买几架飞机去解决贸易逆差来避免贸易摩擦,这次贸易战的原因并不在贸易本身上,是中国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当然也有特朗普上台的偶然。不解决这个层面的问题,以后见到的所有条件都会是类似的难以接受的条款。而中兴事件,也只是美国用实际行动告诉你,要打的话会是一场什么样的贸易战。
2012-05-16 14:21:41欧债危机的政治变数 的评论
财政扩张只会把欧洲进一步的推向深渊,财政紧缩才是欧洲唯一出路。

欧债危机,是市场对欧猪五国主权国家对其所发行的债券有足够偿还能力的怀疑。也就是说,是信心的问题。没有足够的信心,市场对这些国家国债就会有所顾忌,甚至望而却步,导致这些国家发行债券的收益率高企。如果欧猪国们发行的债券成本太高的话,对于这些国家的本身已经脆弱的财政都是致命的打击。

数个月前,出乎大多数人的预料,欧债危机并没有在年初彻底的爆发,反而一度让市场看到了解决的曙光。很多人把这一切的功劳归给了欧洲央行,因为他及时地推出了三年期LTRO这个变相量化宽松的工具。但是事实上,LTRO充其量只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强心针,你给你个病危的人大强心针,只能让病人多撑一会儿。想要病人痊愈,还是的用对症的药来治。而这个对症的药,正正是各国同意实施紧缩措施。

欧债危机的本质,是在缺少财政联盟的情况下建立了货币联盟。各国严格实施紧缩措施其实就是向建立财政联盟迈出的第一步。紧缩是一个信号,为的是挽救市场的信心,是向市场表明欧元区的财政将会更健康,从而把投资者的资金再度吸引回欧元区。欧洲央行通过LTRO,改善区内银行的流动性,从而为市场建立起最基本的信心。随后,欧洲财政协定的签署进一步改善投资者的信心。意大利、西班牙的国债收益率明显下降也证明了一切都在相对的方向发展。所以,财政紧缩,绝对是一条通向彻底解决欧债危机的正确道路。

那么为什么财政扩张不是另一条道路呢?无论是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还是美国日本英国这些老牌金融强国,都在金融海啸后推出了不同程度的财政扩张措施,为什么财政扩张就不是用于欧洲呢?

我认为,答案是因为欧债危机的根源是政治而不是单纯的经济。这就决定了经济手段无法根治欧洲的债务危机。欧洲的领袖们在明明已经找到一条解决欧债危机的道路以后,却执意还要开辟另一条道路,就是因为政治。习惯了高福利低工作量的欧洲人民,面对着财政紧缩肯定是苦不堪言。于是政客们看上他们手中的选票,投其所好的宣称他们不用再煎熬下去,从而达到上台的目的。

那些宣称着拒绝紧缩的人声称财政扩张同样能够带领欧洲走出困境。而事实上呢?欧洲根本没有实施财政扩张政策的本钱。欧洲国家普遍的债务水平本身就已经处于高位,任何的财政扩张措施都会加大政府的财政负担,赤字财政政策对于本来就已经极其脆弱的市场信心将会是致命的打击。一旦市场对欧元区国家的财政失去了信心,其后果将会是非常的两极化:欧猪国以及欧元区内其他的一些债务比例较高的国家(甚至包括法国),其融资成本将大幅上升,直到不可持续的地步;而德国以及北欧一些财政相对稳健的国家,其国债收益率想会大幅下滑,因为这些债券会被视为欧元区真正的无风险债券。于是,各国自身利益的分化将更加严重,欧元区的分裂会加剧,最后把欧洲推向深渊。

那如果欧洲央行用LTRO来支持各国的财政扩张政策呢?LTRO的确能降低各国的融资成本,然而无奈的是 LTRO属于间接的干预,欧洲央行无法控制从LTRO得到资金的去购买什么资产。结果就是可能会发生选择性救助,也就是银行得到资金以后只购买陷入困境国家中相对情况较好的国家,结果在泥潭里显得深的反而更没有人去救;另外,LTRO都是三年期的,三年一到,问题又出来了。除非进行多轮LTRO;很不幸的是如果真的多次实施LTRO,欧洲将要面对其带来的通胀问题,未受到救助的国家变成了变相补贴受救助国家了,颇有拆了东墙补西墙的意思。与美国中国不同,欧元区内各个国家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这种会导致其中的一些国家去补贴另外的国家的措施必然导致本来就不是很牢固的“联盟”破裂。法国、希腊人民手里有选票,德国人民手里也一样有选票。一旦各个国家各自为政,那么想要解决欧洲债务危机就只能依靠奇迹了。然后欧洲又再一次被推向深渊。

欧债危机的本质就是政治,只有各国政治利益平衡了,欧债危机才有机会解决。紧缩之所以是唯一可能可行的路,是因为他是对区内所有国家最公平的解决欧债危机的办法。然而,习惯了安逸的欧洲人民有多少人愿意以大局为重,坚持走完这条艰难的路呢?又有多少政客愿意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呢?我是悲观的。还是让我们翘首以待吧。
2012-05-14 10:28:44中国如何重构南海秩序 的评论
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的东南亚国家不下一个,背后肯定一直有很多力量怂恿他们公开升级矛盾。菲律宾之所以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当马前卒,相信与其总统的智商有着紧密的关系。菲律宾并不难对付,难的是其他的东南亚国家必然从此次对峙中了解中国的态度,从而改变自身的策略。所以中国在这场对峙中,要拿捏好软硬度。要偏硬,让别的国家别想跟着起哄;要肯软,不要像一次解决整个南海问题,相反,让东南亚国家明白中国愿意暂时搁置矛盾。

对于现在的形势还是对中国有利的。美国其实并不想跟中国开战,但是如果中菲真的大面积开站,美国很难坐视不理,否则很难向其他盟友交待。看准这点,我觉得中国应该迅速出兵占据黄岩岛(我没能找到资料,所以不能确定黄岩岛能不能住人,如有错误,还请原谅),可以与菲方有小规模的冲突,但不要扩大。占据了黄岩岛就有了保护领土的实际行动。一旦有驻军,菲律宾再来中国也有理由出兵。

光是占据还不够,中国还要加强国际上的公关。国人虽然不耻菲律宾那种每天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在国际上上蹦下跳的手段,但不能否认的是,这招有他的作用:明明是菲律宾在有争议水域企图逮捕中国渔民,却成了中国用大国地位欺负菲律宾;明明菲律宾队南海的依据只是所谓的专属经济区一说,却变成了菲律宾固有领土,中国野蛮想强占。这些言论其实都是想让中国在国际舆论上处于劣势。一旦这种误导成为了主流,其他国家举着锄强扶弱的牌子出兵干预南海的问题时,受到其国内的阻力将会大大减少。这无疑是中国有所顾忌的。所以,中国一定要搞好自己的公关。包括从各种渠道宣传中国的理据,不求国际社会偏向中国,但至少理解这是两国对领土的正常争端,没有谁欺负谁的问题。

以上两点做下来,中国应该可以在黄岩岛问题上重新占据主动。同时,成功避免美国介入的话,必然能够让区内其它冀望美国的国家望之心寒,从而迫使他们压制自己嚣张的气焰。也只有走好第一步,中国才能真正在南海树立存在感。
2012-05-14 10:09:24中国如何重构南海秩序 的评论
来自瑞典 [ kdfox ] 的原贴:

一直在关注南海争端,有些话真是不吐不快。
我纵观全文,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国际相关法律方面的研究,中国学者的视野和专业素养真是令人堪忧。这种不研究法律,不研究细节的风格不仅仅是在孙先生,也是几乎绝大部分中国相关研究者身上所具有的特点。举一个极为讽刺的例子:菲律宾一直声称中国不遵守《联合国海洋公约》,并且以此寻求美国支持,然而菲律宾(虽然签署了该项协议)本身就不承认该公约对领土的约束,此外,美国甚至没有批准该公约--也就是说,菲律宾是一种“诈胡”的方式来寻求国际支持。菲律宾的观点已经在国际媒体上广泛传播,然后没有任何的中国官方或是学者能够一针见血的指出菲律宾的观点缺乏法理支持。这种不研究国际法的思维方式往往造成对国际形式的误判,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极为被动,被一个三流的国家用“诈胡”的方式玩弄于股掌之间。
孙先生的分析完全忽视了操作国际法会对中国产生怎样的影响!尽管现在国际海洋公约并不是具有强制性的国际法律,但是如果美国真的想推动其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公约,他完全有能力联合西方所有的发达国家建立起一个国际性行为规范。从最新的消息来看,美国确实在这么做:美国的报纸已经不时的放出消息,说美国国会正在考虑通过国际海洋公约,而批准该公约最主要的原因是能找到正当干涉南海问题的法理基础。而通过建立游戏规则来玩死对手,这不正是美国的强项吗?

我个人觉得中国并非没有学者注意到了这点,相反的我记得读过几篇文章也同样的列举了兄台您的论点来反驳。我认为官方之所以不以这点作为抨击菲律宾行为的主要依据,其原因是我们不想从国际法的角度去解决问题。中国一直宣称希望通过双边谈判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国际法(多边),如果我们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很可能争论就转向国际法了,到时候再想回到双边谈判的论点上,就很难了。
2012-05-08 23:28:15宽松货币无法解决危机 的评论
央行行长们并不愚蠢。接二连三的量化宽松,都是有极强的目的性的。

2008年的金融海啸,是借助了创意十足又缺乏监管的金融衍生产品,把房地产的泡沫散布到了各行各业。在这个泡沫爆破了以后,造成各行各业的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在不同程度的受到打击(特别是美国本土的企业)。针对这个问题,美联储推出了第一轮量化宽松(QE1)。其目的,是改善市场的流动性,同时使美元贬值从而刺激出口来帮助美国企业。

第一轮量化宽松推(QE1)出以后,美元的强势地位受到了严峻的考验。市场对美元贬值的预期导致投资者纷纷把资金撤离美金投向新兴市场。随着美国国债收益率的上升,美国企业的借贷成本自然就会上升(更不用说因为金融海啸的原因本身就已经上升了的风险溢价)。在QE1结束后,美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达到了3.86%,比推出前要高出60多个基点。这就意味着美国企业的融资成本要比这更高。这种借贷成本必然不利于当时美国脆弱的复苏。这就是为什么美联储后来相继推出了第二轮量化宽松(QE2)以及后面的扭曲操作。目的就是压低美国国债的收益率。这样,在降低企业借贷成本的同时,也降低了政府的借贷成本,可谓是一举两得。

跟Ron Paul一样,很多人质疑是否应该用低息来刺激经济。事实上日本已经实施了多年的量化宽松了以及超低息环境了,从效果上来看,刺激经济的效果并不理想。在已经有前车之鉴的情况下美联储还是选择继续推出量化宽松QE,甚至罕见保证低利率至2014年,难道真的是 “智力破产”吗?其实并不是这样。低息的环境一方面确保美国企业的借贷成本降低,同时减轻美国政府的负担;另一方面还能在全球普遍低息的情况下避免美元汇率大升,从而威胁美国的出口。

欧洲爆发的欧债危机,某种程度上给美国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因为如果没有欧债危机,那么欧元将会是美国储备货币最好的挑战者。如果真的是这样,美国恐怕还需要一个QE3来购买美国国债,从而维持自身的低息水平;然而欧债危机的爆发,使美金成为了资金的避难所,资金流入美元,帮美联储压低了美国国债的收益率。这就使得美国对低息环境的保证更加重要,因为这个保证使得市场对美债收益率将会在短期内维持在低位的预期自我实现 – 大家都接受了利息将会在2014年前维持在低水平,也就自然接受了自己购买的美国短期国债收益率较低,从而给美联储维持低息的条件。只是这样放任市场自己调解并不行,因为一旦危机得到解决,或是欧猪国脱离欧元又或者欧元解体,资金就可能离开美元流向新欧元或者德国马克。这就是为什么在欧债危机滑像深渊的时候,美联储慷慨解囊,拔刀相助。因为美联储在欧债危机的问题上需要一种很奇妙的平衡:不能太糟,也不能彻底解决。毕竟,储备货币的地位,算得上是美国最后的法宝了。

书本上讲说金融危机的本质是供过于求,然而在全球化的今天,并不能再用传统的观点看待金融危机了。我并不同意把08年全球经历的金融海啸全部怪在房地产泡沫的爆裂上。事实上,这场金融危机之所以如此具有毁灭性,是因为按揭提供者可以通过极具创意的金融衍生产品成功地把借贷风险包装好卖给第三者们,从而减少自身的敞口,并且把本应该被严格控制的风险被无限的放大。这些产品把美国房地产泡沫传播到了世界上各个角落,并潜伏在各大公司风控的雷达下。也就是说,其实是美国把自身的供求不平衡输出给了世界。试想想,如果没有这种输出,所有的损失都将集中在几家美国的银行以及AIG,也就是说后来发生在UBS和RBS这样的外国公司的亏损也需要美国政府来买单,那美国政府今天应该陷得更深。所以,在金融海啸后的世界,一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已经不仅仅是针对本国来制定的,还可能是对别国货币政策的回应。毕竟,一个国家的危机可能是另一个国家翘首以待的机遇。从这个方向上来看全球央行行长们的决定,就不难看清这一连串的斗智斗勇了。

万鹏

注册时间:

发送站内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