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领导力

突破升迁的“玻璃天花板”

调查显示,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950名高级研究 员中,只有9.2%是亚裔。在约200家实验室或者 分支机构主管中,亚裔仅占4.7%。

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简称NIH)每年都要举办一个文化展庆祝“亚洲遗产周(Asian Heritage Week)”。但是,在今年5月的活动之前,病毒学家蒋观德(Kuan-Teh Jeang)和他的同事们利用这一机会,对亚洲科学家在国家健康研究院内部项目中的地位进行了调查。

他们发现, 在国家健康研究院 280名有望获得终身头衔的调查员(相当于助理教授)中,亚裔所占比例为21.5%,但是,在950名高级调查员(相当于终身研究员)中,只有9.2%是亚裔。在约200家实验室或者分支机构主管中,亚裔仅占4.7%。(在这里,“亚裔”包括具有中国、韩国、印度、巴基斯坦或日本血统的科学家。)在个别研究所,这一比例更严重。截至今年春季,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55名实验室主管中,只有一位是亚裔。而在美国国家过敏及传染性疾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的22名实验室主管中,连一位亚裔都没有。

在蒋观德等人看来,这些数字表明,亚裔生命科学家在攀登事业阶梯时面临着一道“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这些数字似乎说明,在多数实验室亚裔都受到欢迎,而且那些能证明自身价值的人还能获得终身职位,但他们不应指望进入高级管理层。蒋观德称:“我们感到这个领域并不公平。”

一些亚裔生命科学家表示,国家健康研究院并不是唯一存在着“玻璃天花板”的地方。今年夏天,伊利诺依州埃文斯顿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神经学家饶毅(Yi Rao)对本行业两大专业学会的领导层分布情况进行了研究。其中一个是神经系统科学学会(Society for Neuroscience,简称SfN),另一个是美国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会(American Society for Biochemistry and Molecular Biology,简称ASBMB)。

饶毅的第一印象是,不管是美国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会的26位理事会成员,还是其下属11个常设委员会的193名成员,没有一位是亚裔。在其顶级学术期刊《生物化学杂志》(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简称JBC)编委会的703位成员中,亚裔科学家比例不足4%。他发现,美国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会领导层中也同样看不到亚裔的身影。

他表示,这中间的信息很明确。“不管人们如何描述这种现象,其根本的问题就是歧视。”饶毅在7月份致美国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会和神经系统科学学会管理人员的信中写道,“华裔美国人习惯于默不作声,部分原因在于没有人倾听他们的声音和忧虑。但那就意味着永远的顺从并甘居人下吗?”

国家健康研究院、神经系统科学学会和美国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会的高层管理人士没有对上述数字提出异议,不过其中一些人表示对此感到惊讶。在寻找可能有助于解释上述差距的原因时,领导着国家健康研究院内部研究项目的迈克尔•戈特斯曼(Michael Gottesman)及其他人指出:亚裔科学家来到美国学术界的时间相对较晚,语言方面存在障碍,同时文化定式不同,这些因素都妨碍了亚裔积极谋求升迁和荣誉头衔。但最后他们承认,其机构有义务设法改善这种情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