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大宗商品

新闻人物: 神秘的铜交易员

上周末,一群武汉大学同窗在上海一家餐馆聚 会。 遗憾的是,那位名气最大的同学没有露面。他 在伦 敦金属交易所建了20万吨期铜空仓,成了一桩 国际 交易丑闻的核心人物。

同学聚会在中国很是盛行。上周五晚,一群武汉大学的同窗相聚在上海一家餐馆,共享大闸蟹和长城干红葡萄酒。不过,颇令用餐者遗憾的是,名气最大的班级成员未能到场。

神秘的缺席者

这位缺席者名叫刘其兵 (Liu Qibing,音译),在上次聚会时,他还任职于北京一家不太为人所知的政府机构,是进行大宗商品交易的官员。而本周末,在一桩可能演变为巨大国际交易丑闻的事件中,他成了核心人物。该事件涉及伦敦金属交易所(London Metals Exchange,LME)的大额铜金属合约。

从开始有报道称,刘其兵应对这笔未交割的伦敦铜交易负责,时间已过去了一周,而该事件的大部分关键要点仍未得到澄清— —他是自行其事还是奉命从事?合同能否兑付?他究竟实际持有多大的头寸?自中国“十一” 假期之后,刘其兵的邻居或生意同行就再没见到过他,当时关于大额头寸的传闻已经开始流散。然而,短短一周的时间,已足以暴露中国过去20 年来戏剧性经济变革所引发的若干问题。

交易丑闻在衍生品市场并不罕见。而且,与 1996年日本住友商社(Sumitomo Corporation) 滨中泰男(Yasuo Hamanaka)所造成的麻烦相比,刘其兵的头寸也算不上什么。滨中泰男押注伦敦金属交易所铜价走高,结果损失了26亿美元。而刘其兵似乎是押注铜价下跌,可能造成的损失还远不及前者的一成。

然而,铜金属冒险传奇的逐渐暴露,凸显了中国面对此类丑闻时的脆弱性。尽管中国经济已作出了自由化努力,但一些重要的经济职能仍由官僚机构中模糊不清的部门所把持,他们的运作情况不愿受到任何详细审查。

当中国在全球经济中只是一个小角色时,这种情况无关紧要。然而,随着中国在许多市场的份量日益加重,这些国有实体已经举足轻重。这一点在大宗商品市场上得到了最真切的体现。过去10年内,中国已从一个 “无名小卒”成长为铜、钢铁、铁矿石的最大消费国,同时是石油和铝的第二大消费国。过去10年间,中国的铜消费量已增长近两倍,其中近一半需要进口。

为了对这些贸易流动加以管理,中国不得不任用新一代官员,在关键原材料市场上进行运作。刘其兵就是其中的一个。

刘其兵现在年近40岁,在湖北省中部的孝感市长大,之后在省会城市武汉攻读经济学学位。他的同班同学熊圣杰(Xiong Shengjie,音译)称,刘其兵的成绩算不上优秀,但在篮球和书法方面却颇有特长。

毕业后,他在北京谋到一份中国国家储备局(SRB)的工作。该政府机构管理重要大宗商品的库存,但其动向通常属于国家机密。他给上司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而获得了短期派驻伦敦金属交易所的机会。在那里,他的英语得到了提高。

回国后,刘其兵凭借自己的交易技能,在中国国家储备调剂中心获得一个职位。该机构类似于国家储备局的交易分支机构,刘其兵在此主管进出口部门,并负责铜金属交易。

低调的交易员

黑发、浓眉,同事们和熟人口中描述的刘其兵是一位彬彬有礼的热心人,与造成这场混乱局面的交易员形象相去甚远。“他是一位非常讨人喜欢、行事低调的人,”上海一位交易员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