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领导力

在公司派对上如何表现

专栏作家桑赫拉:要在派对上表现得体很简单: “喝酒千万别超过三杯,永远别碰烈酒。” 但 如果你像我一样,无意间喝得烂醉,头脑不清 醒,恐怕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给第二天找好借 口。

一切发生得如此迅速,一分钟前,我还站在吧台旁,想努力搞清楚艾伦•贝蒂(Alan Beattie,本报世界贸易栏目编辑)关于多哈回合的一个观点,下一分钟,我已经踏着威猛乐队(Wham!)《年轻的枪手》(Young Guns)的节奏起舞,一边哼唱,一边把手做成手枪状,嬉笑着指向《金融时报》的首席执行官。

我记得当时在想:“天哪,我的歌声和舞蹈都这么棒,我肯定是这么久以来,《金融时报》圣诞派对上最酷的人。”我还记得,当时我看了一下首席执行官的表情,还认定那是敬畏之情。再然后我就记得醒来时,头上围着一条领带。

当然,见证了这一幕的同事(还拍了照),事后少不了添油加醋一番,加以取笑。我和艾伦明显像“上电刑”般跳了快一个小时,就像患了“严重的节奏损伤”,当时首席执行官不时朝我们这边看,不是充满敬畏,而是充满了“绝望的恐惧”。我俩还一度跳上桌子,毫无节奏的乱舞一通,直到保安把我们扔了下去。

我提起这件丢脸的事是为了提个醒儿,因为昨天是12月的第一天,也就是说,快乐的钟声已经在高空回荡,我们现在正式步入了办公室派对的季节。我曾对这类活动有非常明确的观点。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曾经写过,要在派对上表现得体很简单:“喝酒千万别超过三杯,永远别碰烈酒。”

看看都发生了什么?这只能说明,我以前从没真正参加过像样的办公室派对。我那些虚张声势的忠告,仅仅适用于比较亲密的部门内小型狂欢。事实上,直到几个星期后,我才首次参加了全公司的办公室派对,当时我基本上没意识到,此类活动有着完全不同的规矩。

这既不同于工作,也不同于在家休闲,你得同那些可能从未谋面的人打招呼,他们工作的部门你可能听都没听过,你还要吃平时不爱吃的食物,喝平时不喜欢喝的酒,听平时从来不听的音乐。

你必须善待下属,但又不能摆出一副上级的派头,你得和老板攀谈,却不能让人觉得你在奉承他。即使你感兴趣的,是好好聊聊多哈回合问题,然后在10点以前上床睡觉,但你还是得陪着那些实习生,按他们的想法,像样的狂欢夜就得猛灌10杯龙舌兰酒(tequila),然后对着垃圾桶狂吐。

简而言之,参加公司的圣诞派对,其潜在的危险绝不亚于在巴格达街头漫步,政治斗争也绝不亚于《白宫群英》(West Wing)中的情节。总之,你最终无法避免亲近酒瓶,拿我来说,我当时喝了两杯金汤力(gin and tonics),两杯鸡尾酒,两大杯红酒,还有一杯黑朗姆酒(dark rum)加可乐。

那么在这种场合,该怎样做才算得体呢?商务专家不乏有用的忠告。他们的意见都大体相同:你必须参加派对,这样才能显示你是集体的一员;着装应当保守;应当左手持杯,这样就不会整晚用冷冰冰的手和别人握手;可千万别拿老板“我们是个大家庭”之类的话当真;尽量找个同事一块儿回家。

这些都是有用的窍门,但如果你像我一样,无意间喝得烂醉,头脑不清醒,就会发现这些窍门不太管用。今后几周,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你身上,我建议你尽量记住三件事,或许你要把它们写在手背上,这样在紧急情况下,你就可以毫不费力地看到它们。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