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领导力

仅有实战经验不足以制胜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毕业生史密斯认为:商学 院教育应该兼顾实战与理论, 必须让学生对今 后面临的复杂形势做好准备——仅仅知道“最佳 商业实践”是不够的。

美国军事学院(US Military Academy,即西点军校)的使命简而言之就是:教育、培养和激励未来的军事将领开辟出一条功勋卓著的职业之路。

20世纪90年代末,当我还是军校的学员时,我并不清楚诸如热力学和概率论模型之类的理论知识与成为一名成功的军队或商界人士有着怎样的联系。虽然那时我主修的是系统工程,但所有学员都得修完工程学和物理学课程。

当我从西点军校毕业多年后进入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攻读MBA学位时,我找到了答案。当我总结在朗讯科技公司(Lucent Technologies)的工作经历及自己的创业之路时,我意识到,掌握解决工程和数学问题所需的原理对我是有帮助的,它使我在面对难题时,找到了既合理又恰到好处的解决方法。数学方面的教育背景也让我能通过构建定量分析模型来做出决策。此外,严格的课程为我今后的不断学习和个人成长打下了基础。

但是,作为与基于“最佳商业实践”的教学方法不同的一种教学方式,研究型教学(research-based teaching)的价值受到了质疑。2005年5月《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刊登了一篇引发广泛争议的文章,作者南加州大学(USC)商学院教授沃伦•G•本尼斯(Warren G. Bennis)和詹姆斯•奥图(James O’Toole)提出:“由于太侧重科学研究,导致商学院聘请的教授缺乏实际的商战经验;其毕业生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处理复杂的、无法量化的问题——也就是管理上遇到的问题。”我无意全面反驳这种论点,实际上,两位作者的不少看法还是可取的。

但是,他们没有看到,与这些创造新知、挑战现状和开拓商业实践疆域的思想者打交道也是大有裨益的。这些教授拥有持之以恒的质疑、分析精神和追根究底的好奇心,具有商业领袖成功所必需的前瞻性思维。能够听到这样一群教授开设的课,我感到十分荣幸。

在斯特恩商学院,商业战略是必修的核心课程。第二学期,我有幸成为了企业经济和战略学教授亚当•布兰登伯格(Adam Brandenburger)的学生。他教了我们很多门实战课程,诸如怎样通过SWOT分析法(SWOT 是企业的优势、劣势、机会和威胁的英文首字母缩写——译者按)来描绘企业的竞争生态图,以及如何在竞争中运用“柔道战术(judo strategy)”。在今后的职业生涯中我都将运用这些理论工具,不过课程中最有用的部分是博弈论。

博弈论扎根于应用数学,研究的是在实际市场条件下,以利益最大化为目标的竞争者之间是如何互相影响的。对于那些不赞同研究型教育的人而言,博弈论似乎是个纯学术课题。然而,在听过一位就该课题写过专著的一流研究者的讲课后,我认为博弈论应该成为企业高管的必备工具。

谁都不会期望公司管理者和企业家从数学的角度证明他们的战略决策,但博弈论的确为这些人提供了必备的工具,以帮助他们洞察竞争对手可能没有发现的商机。布兰登伯格教授将博弈论和案例分析结合在一起讲授,他的课程既有价值又很实用。

在我自己投资开办的公司里,我主要的工作通常都和营销有关。在斯特恩商学院所受的教育为我从事营销活动打下了坚实基础。从产品定位和品牌知觉图,到市场细分及目标市场的选择,学术研究被整合到了每一门课程中。营销学副教授彼得•戈尔德(Peter Golder)负责教授两门课程——核心的营销课和我选修的新产品营销课。他在讲授课本知识和案例分析之外,还补充了他通过研究得出的真知灼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