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领导力

克服恐惧之旅

我在澳大利亚管理学院的学习即将结束。我念 MBA的真实动机其实是恐惧。我对财务报表发 怵,畏惧独立创业,害怕让人失望。不过幸好, 课程的主要副产品是:我不再恐惧。

当某件事快完成时,我往往会暂停下来,从我的行动中找寻意义。这常常意味着质问我的动机、评估是否达到目标,甚或事后做自我批评。

随着在澳大利亚管理学院(Australian Graduate School of Management)的第四个学期过去,我不断地给我在悉尼生活的不同篇章划上句号。的确,至少还有一个学期的课要上,但核心课程都已结束,我的许多同窗踏上了交流之旅,现在是时候结束最后一门选修课去找工作了。

真实动机

所有这些收尾工作——以及我在澳大利亚的可怕时光不可避免地终结,致使我分析了自己的MBA经历,并给了我最终的答案:我念MBA的真实动机其实是恐惧。不过幸好,课程的主要副产品是克服我的恐惧。

大多数学院会问申请人为什么想读MBA。许多人会给出职业改变、个人发展或许多其它常见回答来获得入学许可。

我也不例外。但一年后,我可以承认,虽然上述所有理由都没错,但恐惧才是潜在的动力。我敢说不光是我一个,其他一些人也会有类似体会。

在就读MBA前,我颇自信。但雇主纷至沓来敲我门的景象并没有出现,我变得不那么自信了,并且意识到我需要更多地推销自己。

我当时以为,我只是在专业方面还不够好,必须想办法提高我的学历。许多个人危机造成了我脆弱的心理状态。我周围的世界似乎就要崩溃,我丧失了信心,我在寻找解决办法。

选择澳大利亚管理学院

澳大利亚和澳大利亚管理学院符合我受恐惧驱使的标准。优秀的学校、遥远的国度、众多与美国人截然不同的新鲜人物——太好了。此外,获得扶轮国际(Rotary International)的海外学习奖学金,并被顶级MBA课程录取,马上提高了我的自信心,也是我消除恐惧战斗的有效开端。

在悉尼的这12个月与我此前的预期大相径庭。我克服的恐惧比我想承认的还要多。澳大利亚管理学院创造了支持学员的舒适环境,让我可以尝试那些我不太适应的事物。

过去,“财务(finance)”这个词总让我害怕。一年后,财务报表再也不是一门外语(致我的教授:我没说我熟练!只是能用了……)。

我学政治学出身,MBA的大部分概念对我都是新的、可怕而让人畏惧的。核心课程是我商业教育的良好开端,而我完成的选修课确实让我对一系列学科应对自如了。战略人力资源揭示了许多问题,比如工作场所的强迫排名或反向歧视,顾客分析则帮助我理解了营销背后的科学与心理学的奥妙之处。谈判与策略或许是我最中意的选修课,因为它让我体会了诸多不同情况,让我尝试了在“真实世界”不会冒险试验的各种谈判策略。它也让我更为自信,对其他人的动机有了更现实的看法。

尽管我有与小企业打交道的经验,但独立创业的想法仍然是最让人恐惧的一件事。我在课程中学到的理论知识很有用,但实践经验才是克服这种恐惧的关键。作为创业课程的部分内容,我与一个团队合作,为一种可能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抗癌药撰写商业计划。在一整年里,我目睹了我的同学对创意的不断发展,也明白了如何依靠策划与强有力的团队实现这些创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