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钱眼太太

节俭之道各不同

钱眼太太西飞美、加,一路行来颇多趣事:进了 登机口却无法登机;与不坐头等舱的伦敦金融城 传奇人物同呼吸、共旅程;自掏腰包为多伦多证 交所购买富时指数行情;期间还重新引发了她对 有机羊肉的兴趣……

我通常不会在周日晚上打秘书的手机,在她与一个来自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CSFB)的新仰慕者外出跳舞、直至凌晨6点才回家的情况下,我尤其不会。但我别无选择。灾难降临了——我就站在登机口,离飞机数步之遥,却无法登上飞往纽约肯尼迪机场的英国航空(BA) 2030航班。

问题出在我没有电脑可读护照上。自2005年4月起,要在没有签证的情况下进入美国,就必须有这种证件。而2005年4月以来,我就没去过美国。我也没注意自己是否有一本电脑可读护照。这个疏忽浪费了我24小时的宝贵会议时间,也重新引发了我对于有机羊肉的兴趣。

在卸下行李之后的12小时之内,我就拿到了一本新护照,这是英国护照签发管理局24小时服务热线创造的奇迹,它们那里的接线员是能够进行预约的“真”人。之后,我返回希思罗机场,赶上了下一班飞机,然后耐心排队,向美国移民部门提供我的指纹和数码照片。飞往纽约往往意味着某些名人可能与你搭乘同一班飞机。的确,多年来我曾与歌星、影星和皇室成员共乘过一架飞机。但我对名人的定义与其他人略有不同,所以在排队等候入境的人群中,可能只有我意识到,我与戴维•梅修(David Mayhew)在7个钟头内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梅修是“摩根大通嘉诚”(JPMorgan Cazenove)董事长,也是伦敦金融城的传奇人物。

在队伍中,他排在我后面,这表明他乘坐的是楼上的商务舱,因为他的确没在我那个机舱,而如果他是在头等舱的话,就应该排在我前面。像他这么高职位的人中,拒绝坐头等舱没有几个,但我猜想,他是这样一种人中的典型:多数时候工作时仍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因而将乘坐头等舱视为一种奢侈。(换作我,我不会这么觉得,我只是必须等到我们的“小”公司利润增长到“摩根大通嘉诚”那个级别,然后才能给自己升舱。——孩子们不允许乘坐头等舱。)

戴维•梅修可能不乘坐头等舱,但他吃的是有机羊肉。我之所以知道这一点,并不是因为我查了他选择的机上食品,而是因为他在排队和拿行李的时候,手里都拎着一个绿色的提包,这个包上面有一家有机羊肉供应商的宣传资料。

在我的行程中,美国下一站是加拿大,去多伦多参加一年一度的加拿大投资者关系颁奖典礼。此时加拿大的每一家主要上市公司都盛装出席,以吸引人们的注意。第二天早晨,我和一些获奖者来到多伦多证券交易所(TSE),按下按钮,敲响开盘铃声,完成了当日的开盘仪式。此前我从未在哪家证交所敲响过开盘铃声,不过我正考虑在很多国家的证交所做这件事——因为这花不了多长时间,而且还能在大多数人还没想开始工作时,就可享受一顿美味早餐和香槟酒(至少在多伦多证交所是这样)。

在倒计时阶段,我们还饿着肚子,所以我不能开溜,但看着身后显示全球主要股票市场指数的屏幕,我开始越来越感到担忧。它们看上去一切正常,除了富时100指数(FTSE 100)和富时欧洲 300指数(FTSE Euro 300),后两者并未在格林尼治标准时间(GMT)1430显示出我所期望的可靠数字,而是一行交易所的套话。这种情形还在继续,我也的忧虑也在继续加剧。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匆忙离开酒店之前,我没听过收音机,也没有登录互联网,因此我迫不及待地想弄清楚伦敦证交所(LSE)是否准时开市了。我现在开始后悔这种疏忽。毕竟,东京证券交易所(TSE)最近曾因活力门(Livedoor)导致的抛售压力而一度崩溃,也许伦敦证交所也出现了同样情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