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钱眼太太

钱眼先生中国奇遇记

最近,我收到许多中国读者的电子邮件,令我大 吃一惊。我本以为钱眼太太的读者上的是FT.com 英文网,而他们却是以中文欣赏我,还问我钱眼 先生的事儿 ……

有人说,中国将成为下一个超级经济大国。商界人士都必须对中国认真考虑一番,并掌握一些与中国有关的知识。上周末,成本中心1号所在的学校,召开了一个关于在学校教中文的会议,我发现,在成本2号追随他哥哥进入这所学校时,中文将成为一门必修课,至少要学一年。

这让我想起曾发表在《金融时报》上的一封读者来信,内容与我过去为该报原先的周六版杂志——商业(The Business)——撰写的一个专栏有关。读者来信都会受到编辑认真对待,能有一封信被选出来发表,是一种荣誉。

我记得,这封信出自本杰明•詹姆斯(Benjamin James)之手,他当时和现在都供职于律师事务所Bircham Dyson Bell,这个人我生平从未遇到过。他主要是在抱怨,《金融时报》如何消费(How to Spend It) 杂志缺少男性的时尚内容,不过对我的文章有些好评。他接下去表示,“根据上次在中国期间所遇要求阅读钱眼太太专栏的人数判断”,钱眼太太“在中国很受欢迎”。

他当时没有想到,5年之后,我在中国的读者群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扩大。最近,我收到了来自中国读者、数量惊人的电子邮件,我本以为他们都是通过FT.com看到我的文章的。事实上,他们是在网上读到我的文章,语言却非英文。我还真不知道,《金融时报》一直在把我的专栏译成中文,FT中文网逾25万注册用户(编者注:最新数字为30万)都可以看到我的文章。

我第一了解到这种情况,是当我收到一封来自中国读者的电子邮件时,他在邮件中询问“corporate husband”的定义。显然,《金融时报》中文网把这个词翻译成了“经济型丈夫(economic husband)”。

我从自己最喜欢的网上字典中,查找“经济的(economic)”一词。上面有5个不同的解释,其中只有一个可能适用于我丈夫,即“具有实际或工业的意义或用途:影响物质资源”。

中国和其它地方的读者们,请你们放心,这种解释确实适用于钱眼先生。他有许多实际的用途,也的确影响着物质资源。他的实际用途包括:更换灯泡、消灭蜘蛛,不过,他不是很擅长使用电钻,并且完全拒绝组装任何类似宜家(Ikea)家具那样的东西。

他影响物质资源的方式既有积极的一面(他挣钱不少,同时,由于他从事葡萄酒业务, 我们家自己喝的酒可以享受40%的折扣),也有消极的一面。不错,他在吃的方面是花不了多少钱,但他的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卡可不便宜,他还是玛丽勒本板球俱乐部(Marylebone Cricket Club)的会员。这是个时髦的俱乐部,他是那里参加比赛的选手。在餐厅方面,他也有着不俗的品味。此外,他是个澳大利亚人,因此觉得自己必要定期回国看看。他还需要攒一堆质地上佳的高尔夫球杆,其制作材料不逊于航天飞机。再有,他还拥有17件蓝色毛衫、高尔夫月刊、600多册板球方面的书籍,以及不计其数的超市速成咖喱等等。

对于我的中国读者而言,一位有经济头脑、有企业头脑的丈夫,就是一个非常支持妻子事业的丈夫。钱眼先生陪我与客户聚餐,是个非常优秀的同伴;他特别注意让客户的配偶参与谈话,并让他们觉得自己受重视。据我所知,他还和我的客户一起打高尔夫,整个周末都呆在人家家里,并且在我希望送客户一份特殊礼物时,他会找出数量惊人的美酒,并把它们贡献出来。一个女子还能再奢求什么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