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领导力

拒绝瓶装水的汇丰董事长

为汇丰银行工作45年的庞约翰下月将退休。当 年,汇丰为省钱,曾让他坐船去香港。他继承了 这种节俭传统,连饮用水都是“自己用瓶子装 的”。

庞约翰(John Bond)的母亲一度担心他太害羞,会找不到工作。上学时,他没能通过O级数学考试和牛津大学入学考试。他在银行业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进出口部给票据盖章。

他从这么平凡的起点一路猛升,攀上了世界第三大银行汇丰银行(HSBC)的最高位置。下月他将退下来,届时他将为这家银行服务满45年。

他的办公室在41楼,可以俯瞰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和泰晤士河。在办公室里,他接受了一次采访。采访中,约翰爵士饶有兴致地讲述了年轻时所受的挫折,称它们教会他如何应对失败。挫折或许还促成了他那使人消除敌意的自谦能力。“我是个走运的普通人,”他坚持说,显然期望人们这么认为。

业务扩张到美国和中国

他任汇丰银行董事长有8年之久,指导这家银行雄心勃勃地扩张到美国和中国。其中大多数时间,他都避免成为引人注目的中心。“我认为自负会妨碍企业成功,”约翰爵士表示。他将于7月接任沃达丰(Vodafone)的董事长,这家电信集团上周宣布了18个月里的第二次重组。“按我的经验,你碰到的人分两种:一种是为权力而争取权力的人——这种人很危险,另一种是为做好事而争取权力的人。”

批评金融巨头的人士可能不同意他对“好”的广泛定义。这个定义包括:经营一家企业是为了获得成为成功团队一分子的满足感,而不是为了自我膨胀。但他的老朋友,前汇丰银行英国业务负责人、加拿大人比尔·道尔顿(Bill Dalton)说,约翰爵士没有很重的自我意识。“你得有适当的自我意识才能达到那个位置,”他说。“但约翰不是个只考虑自己的人,他更多是考虑到‘你’的那类人,他征求你的意见。他没有那种‘董事长习气’的毛病,有这种毛病的人会说:‘我是董事长,所以我肯定正确。’”

约翰爵士身着一件白领蓝衬衫,系一条点子底纹的领带,下面一条细条纹裤子,一副典型的老派银行家样子。然而,他却有着不同之处:掩饰他64岁年龄的充沛精力、略微触及领子的头发,以及以“摩的”代步的偏好。

憎恶公司政治

他表示憎恶公司政治。他说,汇丰银行在团队合作建设方面一直坚持不懈。“如果有人想耍政治手腕,就很难营造团队合作,这几乎是肯定的。”

汇丰银行在77个国家员工总数超过25万人,像这样规模的一个组织,不是必定充斥着公司政治么?“我不怀疑在公司的某些地方上演着一些政治游戏,”他回答说。“但我认为,政客们知道他们将受到汇丰银行最高层的冷遇。”

约翰爵士喜欢引用中国谚语,他用朝代概念谈论汇丰银行“培养人才”的政策。“汇丰银行最高层的50人在这里已有1000年了。我们彼此格外了解,这使团队合作成为可能。”

他说,在高层班子中,只有五分之一的人是在别处开始职业生涯的。“公司一方面需要足够的外来人员来挑战现状,但另一方面,只要我们成功,就不需要太多外人来引发一场革命。在两者之间求取平衡是工作的重要部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