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金融危机

全球经济即将逆转?

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罗奇:美国消费者作为全球经济的关键驱动力,“底气”已经不足。而中国与印度两大新兴亚洲经济体,终究难以填补发达国家经济减速产生的需求缺口。

什么都比不上经济繁荣的诱惑。近年全球的强劲经济增长,就像一首迷人但危险的海妖之歌。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统计,2003年至2006年全球GDP的平均增幅达4.8%,是上世纪70年代以来最为强劲的4年。尽管人们倾向于推断未来的经济增长将延续这种势头,但这也许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更大的可能是:全球经济增长已见顶,此轮繁荣即将结束。

作为全球主要的经济增长引擎,美国增长速度正在放缓。这是来自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结论,在过去4个月,美国就业增速比2004年初以来的平均值低35%。这也是美国房地产市场的结论,美国住宅建设活动正在显现的下滑,使其过去3年间GDP增长趋势至少下降1个百分点。同时,这也是来自消费者的信息,尽管7月份零售额出现了暂时反弹:今年春季,通胀调整后的消费支出增幅降至2.5%——较过去10年间迅猛的增速低1个百分点。

美国经济增长的放缓,标志着经济增长源泉的一个重要转变,即从资产泡沫——先是股票,后是房产——带来的强劲财富创造,回归到更为和缓的劳动力收入产生。利率上调的滞后效应,也开始影响经济增长。尽管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已暂停持续2年的货币紧缩,但有一个可能性是:美联储可能已经走得太远。油价上涨、偿债负担上升以及负值的个人储蓄率,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加大了美国可支配消费和GDP增长下滑的可能性。

对于全球经济而言,这是一个同样关键的转变。世界将要失去“供需方程式”需求方一个关键变量——美国消费者——的重要支撑。在后泡沫时代,美国家庭将无力通过资产升值储蓄,促使美国增加基于收入的储蓄,并减少其对全球储蓄的吸引力。

这将导致期待已久的美国巨额经常账户赤字的下降——最初这将令世界其它地方的出口依赖型经济体感到痛苦,但最终对于解决全球失衡问题是有益的。但是,谁将来填补美国消费者所留下的空缺呢?一个简单的答案是:也许没人能做到这一点。

欧洲作为全球第二大消费体,不太可能担当这一任务。欧洲大陆今年令人惊讶的经济增长,也许是从2007年“预支”来的。欧洲经济将要面临三大打击:财政政策大幅紧缩、货币紧缩的滞后效应,以欧元走强所造成的拖累。欧元区今年的增长率或许会超过2.5%,为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而明年的增长率可能会跌回至1.5%以下。

同样,也不要指望重新复苏的日本经济能够填补这一空缺。以美元计算,日本的个人消费仅为美国的30%;这意味着,美国消费增幅放缓1个百分点,日本消费增幅就需要加速3个百分点才能填补空缺。正如日本疲软的第二季度GDP报告所显示的那样,这种幅度的增长是不可能的,尤其是日本还需面对日元走强和能源价格上涨。虽然日本今年的GDP增幅应能超过2.5%,但2007年可能会放缓至2%以下。

发展中亚洲的两大强劲经济体——中国和印度——也不太可能抵挡发达国家的经济减速趋势。中国经济严重过热。今年春季,该国实际GDP以11.3%的年度增幅飙升,6月份工业产出也较上年同期增长19.5%,达到创纪录水平,对此,中国政府别无选择,只能施行紧缩举措。若不采取这些举措,贸易保护主义可能会挤压出口,而产能过剩形成的通缩压力,可能导致投资低迷。中国经济必须向个人消费转型,2005年,该国个人消费占GDP的比例下滑至仅38%。(合理水平至少应为50%)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