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生活

“快乐装修”什么样?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殷紫:所谓“快乐装修”,不过是把沉闷的调调换成五花八门的色彩,是设计界为新潮流而杜撰的名词罢了。

刚刚拿到第一套真正属于我们的公寓房时,我和先生最不满意就是厕所间。小小的正方形没有窗户,关上门后伸手不见五指,如同关禁闭;而坐在马桶上感觉自己像只井底之蛙,只有望着天花板长叹的份。原先的房主遵循了最保守的卫浴装修风格,从墙壁到地砖从头白到底,于是先生说,再穿一身条纹睡衣站在里面,他就活似《飞越疯人院》里的杰克·尼科尔森了。

为了每天早上有个好心情,不再为“下床气”多找个借口,我把厕所的墙刷成了极其妖艳的桃红色,瓷砖配上了不同深浅的宝蓝色。搞完后自己都觉得“乡气”得不行,俗到极点,但效果却是惊人的。但凡第一次在我家上厕所的人都是先“惊喜”后“方便”,而我们每天进进出出,也不再有暂时坐牢的感觉。至于有没有缓解便秘这样的神奇功效,尚无科学依据,但按照常理,心情愉快了,肠胃应该也是畅通的啦。

色彩对人类生活和心情的影响,科学家和心理学家们早有研究。近来一些设计师们也来一凑色彩心理学的热闹,强调丰富的色彩可以大大改善居住者的心情。也就是说,如果你一直面对灰白色的涂料墙壁和浅米色的地毯郁郁寡欢的话,不如换上一片姹紫嫣红,定会令你神清气爽甚至心花怒放。

快乐这件事情,早就由个人问题上升到学术研究。在过去的十几年来,社会科学家们孜孜不倦地研究快乐源泉,探讨究竟怎样才能让人类更加快乐。我在哈佛进修的时候,医学院的一门“快乐学”热门得不得了,老老少少都挤破脑袋要登记选课,像我这样要凑一脚的旁听生根本无一席之地。于是,当设计界掀起一股所谓的“快乐装修”之风时,岂会缺乏趋之若鹜者?我在阅读《纽约时报》对此的专题报道之时,毫无意外地发现“快乐设计师”们都来自收费昂贵的事务所,客户们则都是曼哈顿的有钱人,而且不是一般的有钱。看来挖空心思地寻找快乐似乎还都是阔佬们的专利,要不就是越有钱还真的越容易不快乐?

这个问题好像已经超出了设计师们的职责范围。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把你屋子里沉闷乏味的调调扔出去,取而代之的是“弹眼落睛”的色彩。如果你刚刚经历了一场面目可憎的离婚,正好乘此机会彻底地来一次“和往事干杯”;如果你刚刚从孤家寡人晋级到“两人世界”,就更有理由五彩缤纷地喧闹一把。“快乐设计师”们甚至宣言,这种“涂抹”是他们所开的独特的“抗忧郁处方”,用大自然的浓郁色彩来天天庆贺生命是快乐之灵感。至于一直以来传统而讨巧的米色,因为不在彩虹色系之中,自然就被他们无情地淘汰了。

当然,跳出来和这些“快乐装修工”们唱反调的专业人士也大有人在。一天两天可以,成年累月地面对一片花里胡哨受得了吗?不闹得慌吗?难道白房子里长大的人都愁眉苦脸吗?心病还得心药治,因为怕寂寞,就盯着红墙绿桌子看,就能看出快乐的种子来?更刻薄一点,“难道你丈夫在一间明黄色的房间里去世,你就好受一些吗?”研究家庭心理学的科学家一针见血毫不客气地指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