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塞缪尔•布里坦

谈谈移民政策

专栏作家布里坦:我父母在二战前来到英国。若不是面临迫害,我父亲会背井离乡吗?按现在标准,他的庇护申请会遭到拒绝,因为当时希特勒还没有上台。

几年前,我曾建议进行一项为期5年的试验,在此期间解除一切对移民的管制,消除庇护寻求者与经济移民之间的差异。不用说,试验没有进行。政界和公众的态度已变得更加倾向于实施限制,我们还看到了曾因思想自由而闻名的荷兰等国的反弹。

是时候去寻找次佳方法了。人云亦云者宣称,应将经济移民和庇护寻求者严格区分开来。但要想进行这种严格而快捷的区分是不可能的。我的父母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来到英国。他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如常言所说——追求更美好的生活。但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感到,在自己生活的中东欧,犹太人的前途十分黯淡。

经过英国内政部(Home Office)一位官员的面试后,他们获得了居留许可。那位官员本人碰巧对我父亲在柏林攻读博士学位时研究的那种疾病有兴趣。但是,如果不是感到有被迫害的危险,我父亲会选择离开家园,在一个陌生的国度,用一种新的语言,再拿一遍所有的资格证书吗?按照今天的标准,作为庇护寻求者,他会遭到拒绝,因为当时希特勒(Hitler)还没有上台。

英国内政部现在有一个移民和国籍局(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Directorate)负责评估避难申请,但事实证明,它的裁决是有争议的。例如,它最近就曾试图将申请者遣送回伊拉克、埃及和津巴布韦等国。然而,反移民的游说者抱怨道,几乎没有人被遣返,而女王公布的最新政策预示着简化驱逐程序。

官方统计数据(人们普遍认为存在低估)显示,英国每年净增移民约25万人,其中也许只有大约2.5万或更少的人是为了避难。但怀有敌意的评论就集中在这些避难者身上。英国政府和保守党都试图列出会给英国经济带来好处的移民类型清单。这些大多都是在欺骗性地运用“无价格的经济学”(economics without price)。例如,如果能按市场水平支付工资,就能轻松招到足够多的护士、技师和厨房里的小工。

粗略看来,移民增加产生的经济效果是中性的。更多的工人服务于更多的人口。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几乎没有变化。将2004年和2005年放在一起来看,英国经济增长了5.3%。《英国经济学会评论》(National Institute Economic Review) 十月刊显示,在这5.3%中,0.9个百分点可以归功于移民。但这仅仅表明,将GDP视为一项衡量福利的指数有多么荒谬。人均GDP则要好一些。

当然还存在分配效应。来自欧盟(EU)新成员国的外国人降低了中层纳税人的生活成本,但也压低了已经在英国的部分工人的工资。

与普遍观念相反,移民英国的成人若从小在英国生活,那么政府花在他们身上的钱会更多。另一方面,移民会在短期内影响资本和劳动力的相对回报率。资本如今更加短缺,其拥有者往往会获益,而与移民直接竞争的本国工人则会遭受损失。

在经济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中,两位经济学家试图从更长期的历史角度考察移民问题。他们发现,19世纪的资本流动往往追随着大规模的跨大西洋移民潮,这减轻了接收国实际工资和就业水平的下行压力。

在我看来,移民只有两个主要的经济缺陷。首先是,必须通过增加公共基础设施开支来供养更多的人口。在一些欧洲国家,对未来数十年劳动人口下降的担心可以抵消掉这种影响。但这不适用于人口仍在上升的英国。

另外一个观点与土地压力有关。在英格兰东南部等地区,我们大多数人都不喜欢看到土地被混凝土覆盖。如果由爱尔兰共和国试行相对自由的移民政策,那会更好一些,因为在都柏林以外,爱尔兰还更多土地可以利用。但是,引导移民和土生土长的英国人迁往英国不那么拥堵的地区,而不必强迫他们搬进指定的聚居区,这也完全是有可能的。

吸收移民的速度存在一个社会限度。但将政治敌对情绪集中在庇护寻求者和难民(必然会鱼龙混杂)身上,则无异于一宗丑闻。

*《移民影响的决定因素》(What Determines Immigration's Impact?)

作者:T.J. 海顿(T.J.Hatton)、J.G. 威廉逊(J.G.Williamson)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