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露西•凯拉韦

“有用”的派对

FT专栏作家凯拉韦:我曾参加一个生日派对,主人邀请了公司的整个董事会。回家路上,我有点恼火:难道他就没有朋友吗?可不久后,他就被提拔到自己梦寐以求的职位上。

六位亿万富豪前来参加康拉德•布莱克(Conrad Black)为她妻子举行的60岁生日惊喜派对。到场的还有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巴里•哈姆弗瑞斯(Barry Humphries)、安娜•温图(Anna Wintour)以及另外几十位大人物。饭菜极其出色,酒也甚为超群,费用高达62869.57美元。布莱克自己掏了2万美元,其余的作为公司业务支出。

我一直在贪婪地看着芭芭拉•艾米尔(Barbara Amiel)生日派对的各个细节,这些细节都来自对她丈夫案卷的审理。幸灾乐祸的感觉不错,但反对的感觉也不错。想到这个派对,就让我沉浸在反对的情绪中。

首先,我非常反对搞生日惊喜派对——我曾经对我丈夫说,要是他给我弄这么一出,我就跟他离婚。我还反对跟名人谈话。与他们共处一室可能是不错,因为那种沾了光的气氛让人感到隐隐约约的兴奋。不过,跟他们谈话,不管是长是短,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他们太以自我为中心,又总是太疲倦,而且太害怕说些有趣的话,生怕这些话被传出去。我还反对跟香槟酒一起端上来的过于花哨的“美味餐前菜(amuse-bouches)”。这种人工痕迹过重的食品让我深深怀念一小包芝士洋葱圈。至于每个菜单里单独手写的“精美书法”,简直是俗气不堪。

对于这个派对,我并不十分反对的一个问题反而是个大问题,就是:布莱克把三分之二的费用算作业务支出。举行这么一个可怕的活动,唯一的借口就是它会起到商业作用。如果它确实起到作用了(那得由法庭裁决),那么,让公司来付部分账单似乎也没什么不合理。

比谁该买单这个问题更有趣的是:为什么有人竟然想要在生日派对上进行商务接触?然而,在这个问题上,并非只有布莱克是这样的:硬要把一个私人活动变成商业闲谈场合,你并不需要像他那么有钱、或像他那么极端。你只需要有一颗赤裸裸的野心。

测试表明,闲谈有用。闲谈在布莱克职业生涯的早期起到了非凡的作用,而且我知道,现在,也有其他人利用闲谈取得了卓著成效。

不久前,我去参加一个熟人举行的生日派对。我显然是屋里最不重要的人:我这个熟人邀请了自己公司的整个董事会,还有一些在他看来可能是个人物的人。在回家的路上,我有点暴躁,同时还有点高傲。我自言自语地说,多么沉闷的派对啊。多么可怜啊!难道这个人就没有什么朋友了吗?6个月之后,他被提拔到了梦寐以求的职位上。

要实现这种闲谈并不容易。你得脸皮厚到足以能去邀请非常成功的人士来参加你的派对,你的说词听起来也得足够吸引人,能让他们真的参加。我在广告业的一个朋友最近受到一个有进取心的年轻同事的邀请,参加他的婚宴。这位同事吹嘘说,广告业最重要的人物都会出席。但是,当我的朋友去那里时,她发现自己和40个人一起置身在帕尔摩街(Pall Mall)某家俱乐部的一间豪华包房里,一张桌子上摆好了几百杯香槟,却没有人喝。

商务和私人派对的交叉,为来宾制造了难题。弄清楚你参加的是哪类派对,这很有用,因为这样你就可以相机行事。检验一个派对是否是真正的庆祝活动,不是看缺席者是否比主人更重要,而是要看出席者是否没有主人重要。艾米尔的派对没有通过这项检验:比布莱克级别低的,只有他的一个侄子和霍林格公司(Hollinger)的两名高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