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理财

追求大盈利的艺术投资

苏富比首席执行官鲁普雷希特把公司定位放在高端艺术市场。他表示:“出售大量低价值物品不是我们客户想要的,也不是股东想要的……你来告诉我,让数百名员工去卖上千件低价值物品,那怎么能盈利?”

比尔•鲁普雷希特(Bill Ruprecht)23岁开始工作,在苏富比拍卖行(Sotheby's)纽约公司的纺织品、地毯和挂毯部门当打字员。

“那是一份暑期工作。我还负责扫地和接听电话,”现年51岁的鲁普雷希特说。如今他已是这家赫赫有名的拍卖行的首席执行官。

“当时我可能更多地是想摆脱某些东西,”他在解释自己申请那份暑期工作的原因时说道。“那时我终于拿到了学位。我住在佛蒙特州,但我想住在纽约。”

在2000年,也许正是同样想摆脱什么的渴望将鲁普雷希特推上了公司的最高宝座。在他突然获得晋升之前,苏富比陷入了一片混乱,因为有消息称,它的竞争对手佳士得(Christie's)告诉美国司法部,两家公司一直在串通操纵价格。

在一个炎热的周末,苏富比首席执行官戴安娜•布鲁克斯(Diana Brooks)和董事长阿尔弗雷德•陶布曼(Alfred Taubman)辞职了。两个人后来都被控在越闹越大的丑闻中存在串谋行为。

与此同时,董事会出现了一个空缺需要填补。鲁普雷希特说:“好像他们是在寻找志愿者,而我是唯一没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退却了。我的许多同事和我的太太让我成了志愿者。”

“我不知道自己将要介入的问题有多大,但我知道它很严重。现在,我们取得了巨大成功,艺术品市场看起来生机勃勃,人们常常对我说,‘你做的是全世界最好的工作'。但8年前并非如此。非常明显,当时公司面临巨大的财务危机,(而且)我面临极大的个人破产危险,很可能要对公司的破产承担法律责任。”

“我们呆在碉堡里,到处都有炸弹在爆炸。我想活命,想冲出碉堡,想有能力付孩子的学费。我们必须冲出去,因为那里守不住……问题在于熬到明天,因为今天太糟糕了。”

事实证明,明天非常美好。去年,鲁普雷希特获得了880万美元的薪水和股权奖励,因为该公司赶上了艺术品市场热潮的顶峰。艺术品价格和销量均达到了1990上一次热潮以来的最高水平。单是今年,苏富比的股价就上涨了60%。

看一下鲁普雷希特的背景就会发现,他从打字员一路升至最高管理职位的经历并不那么令人惊讶。他的母亲是一位画家,父亲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而姐姐和姐夫都是艺术品交易商。他在密苏里州和怀俄明州长大,曾尝试在家具制造和修复行业发展,但他发现需要这些技能的地方很少,于是他选择了苏富比。

“我在纺织品和地毯部门工作了大约10年。在此期间,我开始对其它东西产生了兴趣。一旦你领会到如何同老板共事,如何哄老板做事,你就学会了如何在企业里闪转腾挪。”

在营销部门过了一段苦日子后,鲁普雷希特开始在古董车部门工作。到丑闻把公司弄得天翻地覆的时候,他已是苏富比美国业务的董事总经理。

“我(当CEO)的最初几年,把时间都花在了处理我们面临的法律问题上。那时我们请了一大批外部律师,每月的费用曾高达100多万美元。我早晨七点钟到那里的时候,会有10个来自不同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跟我打招呼:‘早上好,比尔!'”鲁普雷希特模仿着他们欢快的语调说道。“我半夜离开的时候,他们也就都走了,‘再见比尔!再见比尔!明天见比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