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生活时尚

英国古怪收藏——“蜉蝣”纸品

快速消费的纸品都是他们的收藏目标:啤酒垫、食品盒,当然还有价值25万美元的“红磨坊”海报或19世纪的名片等。

下次你将门口擦鞋垫上的匹萨外卖传单和出租车卡片统统扫进垃圾箱时,你可能会认为,你是在毁坏一笔数目不详的财富。

拥有700多名会员的英国“蜉蝣协会”(Ephemera Society)至少将会这么认为。根据该协会的官方网站,这个非盈利性组织致力于“收集、保存、研究手写或印刷的生命极短之印刷品,并发挥其教育作用”。

“蜉蝣”一词包括很多东西。对有些人来说,它意味着我们很多人眼中奇奇怪怪的物件,比如飞机上用来呕吐的塑料袋或卫生纸,甚至还包括一些可回收的购物袋(对不起,必须得是纸质的,塑料的绝对不行)。

“蜉蝣”行业第三代交易商瓦莱里•杰克逊-哈里斯(Valerie Jackson-Harris)表示,从全球首位著名的“蜉蝣家”萨缪尔•佩皮斯(Samuel Pepys)开始,收集“蜉蝣”的都是最优秀的人。为什么这么说?萨缪尔的民歌、印刷品和名片的藏品,都收藏在名声不下于剑桥大学麦格达伦学院(Magdalene College, Cambridge)这样的机构里。“如果你想起什么东西,我们或许能介绍你去找某个知道这些东西的人,”瓦莱里说。

尽管有些人喜欢追求一些具体的东西,比如拳击纪念品或者蓄奴时期的纪念品等,但其他一些人则选择追求普通的产品,比如啤酒垫子或食品盒等,借以追寻它们的设计和使用的一路历程。事实上,后两类东西非常流行,爱好者都有自己的俱乐部。

但从更普遍的意义上说,这些被追求的东西可能具有相当大的社会学或美学重要性。杰克逊-哈里斯将一张很大、已经发黄的印刷纸仍给我,那张纸上写的是:“最新特别报道、某女士被残暴谋杀,头和四肢被砍掉。”这是张当时价值一便士的单面印刷的纸张,是小报的前身,记录了19世纪40年代一个年轻女人被谋杀的令人恶心事件。要不是某个人将它保存在抽屉里,那么它所报道的故事将会永远湮没。另一个例子则完全是一副绞刑架和一具摇晃的尸体。杰克逊-哈里斯解释说,媒体经常一再使用这个图片,在需要时还会增加尸体。她表示,这其中的微妙之处,不仅让收藏家着迷,还决定了它的稀有性,当然还有价格。

在杰克逊-哈里斯的收藏中,一份最具价值的报纸记录了一个愉快的事件。在泰晤士河冬季还经常结冰的日子里,伦敦人常常在冰面上赶集,滑滑冰、看看杂耍等。集市上吸引人的一个地方之一就是放在冰上的一台印刷机,人们用这台机器来印出纪念性报纸,描述集市上的情形。顾客们可以花钱让自己的名字登在报纸上,制作自己的头条新闻。在1740年2月16日,威廉•贺加斯(William Hogarth)购买了一份服务,作为一个玩笑,他把他的狗的名字“好人”(Trump)——而不是他自己的名字——印在了报纸上。“他把报纸揣进了口袋,最后落到管家手里。”

“200多年后,我的丈夫发现了这张报纸,”杰克逊-哈里斯解释说。虽然这张纪念报纸并不是用来出售的,但她推断,这报纸可能值到“至少1万英镑。你真没法说,因为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东西”。

或许最贵的一个被售出的“蜉蝣”例子是图鲁兹•劳特累克(Toulouse Lautrec)为《红磨坊》(Moulin Rouge)制作的一份海报。一个画廊在1999年以2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这份海报,当然有人会认为,这一价格实际上应该属于精品艺术而非“蜉蝣”范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