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露西•凯拉韦

不带黑莓去度假?

专栏作家凯拉韦:度假10天后,我的收件箱里有543封邮件等着阅读。有人建议把所有的邮件都删除,但我不敢苟同,因为更讨厌的东西还会回来,而令人愉快的内容则可能一去不复返。

大约10天前,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一个女孩打电话到康沃尔找我,问我是否愿意上电台讲讲黑莓(BlackBerry)的讨厌之处,以及它们是如何妨碍人们休假的。不,我不想这么做,因为上电台同样会妨碍人们休假。

不管怎么样,由于我没有使用黑莓,因此我无法置评。不过,我可以谈点手机的讨厌之处。上周,我丈夫把手机落在公共汽车上了,捡到手机的人随意给他手机通讯录上的一些女性名字发了几条短信,邀请她们和他发生性行为。

鉴于我的丈夫是Prospect杂志的编辑,他手机里有一些英国最强悍的知识女性和一些可爱的年轻实习生、保姆、清洁工等人的名字,因此造成尴尬的可能性非常高。总之,需要做一些善后工作。

至于黑莓,最大的讨厌之处在于我没有。没有黑莓或许会让假日过得更好,但回来后的日子会更糟糕。你回来后会发现,收件箱中没有阅读的电子邮件成倍增长——格拉斯哥的研究人员发现,休假两周后,平均每个人有600封邮件等待阅读。

在电子邮件出现前那不太遥远的时代,休假回来是件惬意的事。人们常常会说:“上帝!你气色不错。怎么样,玩得好吗?”然后你就会拿出休假期间拍的照片。

回来后等着我阅读的第一批邮件中,有一封来自管理专家、《Speed Lead》作者凯万•霍尔(Kevan Hall)。他给度假回来的人的建议是:把所有的邮件都删掉。他的观点是,在你不在期间,大多数事情都自行解决了,如果有重要的事情,人们会再给你发邮件的。

这种观点的简洁和大胆的确有些吸引力,但不是正确的答案。把一切都删掉,就好像是在“跟空气说话”。这最终体现的是“我比你重要”,不应受到鼓励。

对我而言,度假回来后电子邮件带来的焦虑不仅仅是单纯的数量。我的焦虑来自对其中可能有讨厌内容的担心,同时期待着会有一些令人愉快的内容。把一切都删除于事无补:更讨厌的东西还会回来,而令人愉快的内容则可能一去不复返。

霍尔的计划等于是说:电子邮件完全失去了控制,我们再也应付不了。实际上,我们可以应付。我们只需要自己更坚定一些。

为证明这一点,我坐下来整理了一下收件箱,并且计算了一下时间。

离开10天后,里面有543封邮件等着我读。我先把所有的邮件都删除,然后再浏览一遍,恢复了所有看上去有趣、重要或是幽默的邮件。整理这些邮件,我花了32分钟,而且容易极了。如果来自老板,标题栏里写着“你周一的专栏”,这种不吉利的邮件我必须留着。如果来自IT,内容是“我们的伺服器xyz出了问题”,这种邮件就不必留了。

我总共发现了58封值得留下来的邮件。通读和回复这些邮件,花了我2小时48分钟。这次没有什么真正让人讨厌的内容,也没有真正令人愉快的内容。这是不是说,我这3个来小时基本上是在浪费时间?完全不是这样。电子邮件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就像潜入一池冷水中一样,这会让人战栗,也会让人清醒,准备好做一些适当的工作。

年度厕所(Loo of the Year)

如果我删除了所有的电子邮件,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年度厕所奖”,即颁发给英国最好的“非家居厕所”的奖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