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露西•凯拉韦

女高管薪酬这么少?

专栏作家凯拉韦:英国特许管理学会研究显示,女性经理比男性经理更容易辞职,而且她们的薪金还要低很多。这真令人沮丧!

我认识一个女的,她是一家大型传媒公司的高管。这个人既争强好胜,又傲慢无礼,我不太喜欢她。一天晚上,我偶然碰到她。她告诉我,老板把她叫到一旁,说她既争强好胜,又傲慢无礼,有些人不太喜欢她。

她说,这太过分了。没人会这样对待男人。

我回答道:“天哪,太可怕了。你真可怜。”

但我实际上是这么想的:这一点儿也不过分。你既讨厌又烦人,这和你的性别毫无关系。你的愤怒滑稽可笑,而且很讨厌。

更令人讨厌的,是一位更为成功的传媒女性发的脾气:蒂娜•布朗(Tina Brown)。在前一阵子接受《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采访时,她对自己在创办的《闲谈》杂志(Talk)失败后遭到了责骂表示了不满。“这变成了一场血腥运动,”她抱怨道,“而我成了靶子。毫无疑问,与击败一个男人相比,打垮一个女人——而且是金发美女——要有趣得多。”她不仅声称做女人不容易,而且还说做漂亮女人就更不容易了。这种胡话让人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做一名职业女性并不难。过去20年,这个群体的日子比社会上的任何其它群体都过得好,现在是停止抱怨的时候了。

是这样吗?前一阵子,我看到了3份研究报告,它们让我不禁怀疑,自己是否不应该再对姐妹们这么苛刻。

首先是旧金山的一份研究报告。这份报告称,去年美国有200万人因受到种族或性别歧视而辞职。没有发生违法的事,最终让他们离职的只是些阴晦的龌龊行为。

英国特许管理学会(Chartered Management Institute)研究显示,女性经理比男性更容易辞职,而且她们的薪金仍要低很多。

最后,也是最令人沮丧的是《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9月的封面故事,用10页纸的篇幅慷慨激昂地讲述女性高管的境况从未如此糟糕。

“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这个短语的出现已经有整整20年了。作者们认为,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追随着一个错误的比喻。女性不仅面临着“天花板”——我们必须冲破才能达到最高层,而且从一开始,我们就处在一个迷宫之中,这里有大量复杂事物,阻碍我们达到中心。我们面临来自男性的偏见。我们的观点不受重视。我们的管理风格不合适,而如果我们试图像男性一样严厉,就会遭到谴责(就像我认识的那个人一样)。我们的薪水比较低。我们要解决家里的问题。我们的社交网络不广。

其中一些可能是事实。但如果只看消极方面,那么一幅扭曲可笑的图画就会呈现在眼前。在过去20年中,企业一直在热心帮助女性。女性受到法律的保护。有巨大的社会压力要求提拔女性。女性有丰富的社交网络。多数公司提供灵活的工作方式。在很多地方,女性可以回家做运动,而不会有人提出任何问题。是的,薪金水平可能比较低,但这往往是因为女性不擅于争取更高的薪水。我自己在这方面是不可救药了,但我希望未来我们都能在这方面做得更好。我当然也在计划这么做。

在这场命运抗争中,积极的方面被忽略了。在英国9月份发布的报告中,有证据显示,女性的晋升速度比男性更快。这确实是事实,然而,它却淹没在薪金和女性可能的不幸带来的阴霾之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