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露西•凯拉韦

知心大姐自白

专栏作家凯拉韦:我的知心大姐专栏发表已有一年半。与多数同行相比,我不谈任何管理理论,因为这些理论大部分是垃圾,还不如那些干脆利落的读者建议。

我一直想当一个“知心大姐”(Agony Aunt)。在我九岁时,我可能一度曾幻想做一名空姐,但到了13岁的时候,我的志向已坚定不移:我想成为一位杂志专栏作家,为读者提供建议。

那时,我最喜欢的读物就是《Jackie》了。这是一份关于唐尼•奥斯蒙德(Donny Osmond,一位偶像歌手、演员)和midi裙(流行于上世纪70年代的过膝半长裙)的青少年杂志。杂志最精彩的部分就是“凯茜与克莱尔”(Cathy & Claire)的问题栏目,为饱受煎熬的青少年们直言不讳地提出各种忠告。当读者写信抱怨她们的男友脚踏两只船时,凯茜与克莱尔会竭力建议她们不要再当受气包了。

财长儿子说我是“厕所脸”

随着我年龄的增加,我开始显露出了为人们指点迷津的潜质。20年前,我加入了英国《金融时报》,此后不久,我的同事多米尼克•劳森(Dominic Lawson)煞有介事地告诉我,我长着一张“厕所脸”。劳森是英国前财政大臣之子,后来出任《旁观者》(The Spectator)和《星期日电讯报》(The Sunday Telegraph)总编。

多米尼克这个说法自然不雅,但他这人一向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他接着解释,有人到办公室来,看到一屋子陌生人,如果要找厕所,本能地就会来问我这样的人。这一点,我和他妈妈一样。

这可能没什么了不起的,但这是一个起点。事实上,我不仅仅会颇具信心地告知人们,通往办公室洗手间的最佳路线,随着时间的迁移,我开始提供一些更为复杂的建议。

最后,2006年初,在我制定了这个计划的35年之后,理想实现了。我的知心大姐专栏开始在每周三的英国《金融时报》上发表。从那时起,我的建议范围囊括了恶霸老板、办公室恋爱、性别歧视、什么时候可以穿休闲长裤等大大小小的问题。

我的卖点:没有流行理论

在提供职场建议方面,我进入了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你可能会说,已经有太多的“解决方案”兜售者了——那么多的高管教练、培训师及“促成者”。但他们大多数人提供的建议是基于目前流行的管理理论,而这些理论大部分都是垃圾。我独一无二的卖点就是我没有什么流行的理论。我从来不提什么“舒适区”(comfort zones),不过,就算提的话,我永远也不会建议一个人应该离开自己的舒适区。在我的经验里,舒适是好事,而且难以获得。如果你已设法变得很舒服,我会强烈建议你维持自己在这方面的建树。事实上,我没有任何理论,我只知道,工作生活会很辛苦,我们必须努力以最佳方式度过这段时间。

在提供建议方面,除了自己想从事这行的愿望以外,我唯一的资历就是我已在办公室中工作了四分之一个世纪。我撰写和阅读讨论办公室生活问题的文章,也差不多有这么久了(自己也曾经历过不少的难题),而且,我提供的是没有废话的服务,所有回复都言简意赅、易于理解。

我的第二个特点是我不害怕消极的东西。现在,很多知心大姐和其他建议提供者谈到“问题”时,以“两难困境”代之——这个词听起来没有那么消极,而在这个自我完善的世界里,我们必须不惜任何代价保持一个积极的态度。相对而言,我的“问题”就叫做“问题”,因为这是事实,而且工作生活中充满了问题。问题越是负面和棘手,在思考和解决它们的时候,我就会得到越大的满足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