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露西•凯拉韦

到哪儿去找幸福?

专栏作家凯拉韦:我的一位中年朋友事业颇为成功,但她突然干起了前台的工作,这让我十分惊讶。实际上,应对中年职业危机的最好办法就是找到真正适合你的工作。

几个月前,一位朋友问我是否能帮她写封求职推荐信。她聪明、机智、久经世故,在过去约20年中,在电视和报纸界相继做过一些有实权的工作。

但最新的这个职位大不相同:她申请在梅菲尔(Mayfair)地区一幢小型办公楼里当一名前台。对于一位50出头、头脑聪明的女性而言,这种奇怪的职业选择令我感到惊讶。但我还是写了推荐信,而她也适时得到了这份工作。

上周,我与她共进午餐,询问她工作情况如何。她告诉我,在她的一生中,这是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对工作完全喜欢。她终于找到了一份具备办公室工作所有优点、而没有一点缺点的工作。

她的日常工作让人心情放松。她接触的人很友好。工作令人开心,工作量也有限,容易干好,而且能够下午6点准时下班。这份工作没有应付不过来的工作量,没有丑陋的竞争,没有那种令人苦恼的焦虑:你自己无法胜任这份工作,其他人干得更好。

但她表示,最重要的是,前台的工作没有占据她所有的头脑和生活;相反,给她留下了很大的空间,让她考虑自己的想法。唯一不够完美的一点是薪水,但这些钱够用了,她也不介意。

吃过午饭后,她带我去看这块幸福之地。我看到了她那曲线形的玻璃桌子,透过正方形的玻璃窗看到了格林公园(Green Park)里的光秃秃的树木。我想象着自己对进进出出的对冲基金经理们微笑着说:“嗨,今天天气不错吧?”我能够看到这里有一定的吸引力。

不过,她的满足感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在于,这与几乎所有其他同龄人的不满足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一个词可以形容多数我们这些年近50的人如何应对有趣得多的工作:差。我们都不同程度上容易受到厌倦、恐惧、疲惫和挫折的影响。我们实际上都在无休止地工作,但我们现在意识到,我们将必须至少工作到70岁,因此前面的路还很长。总之,这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我们觉得自己必须向前跳跃,但不知道如何跳跃,也不知道该选择哪种方式。

2月期《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中一篇相对明智的文章试图解释,为什么我们都理解错了,而我的前台朋友却理解对了。

我们其他这些人陷入了最常见的中年职业危机误解的圈套——即认为这段时期是结束的开始。相反,这篇文章坚称,我们的机会比过去都要多。由于我们工作了几十年,因此我们知道工作是什么样,以及我们自己擅长什么。秘诀不是追求某种神奇的转型——1分钟前你还是一位银行家,之后,突然就变成了一位有机农场主——而是谨慎、实际地考虑什么工作适合你。

当我现在考虑这个问题时,与我的朋友不同,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与内心的“前台”取得联系的准备。她说这份工作给了她思考的空间,而我则惧怕毫无章法的思考。实际上,过去几十年我得出的结论之一,就是自己必须一直保持在非常忙碌的状态:闲暇时,我的思想会转向各种各样不必要的事情上去。

更令人振奋的是,《哈佛商业评论》的这篇文章提醒了我们:即便50岁的时候一些大门可能向你关闭,但实际上,25岁时也没有那么多大门向你敞开。这是一个我们往往会忘记的真理:多数人从一开始就定了型,他们盲目的追求事业,对于其它选择毫无概念。当我20多岁的时候,我没觉得自己在数百个可能性中做出了理智的选择,我只是在努力做一些我认为人们期望我去做的事,以及我的朋友们也在做的事。我的动机是要比自己心目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对手做得更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