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全球经济

食品问题和马尔萨斯幽灵

悉尼罗维国际政策学院蒂尔韦尔:以食品价格为主导的全球价格上涨趋势,召回了马尔萨斯的幽灵,唤起了人们对经济滞胀历史重演的担忧。

今年2月成了反思那些令人不快的古老经济概念的一个月。上周,金融市场体验了上世纪70年代时的感受,美国通胀率与失业率的双重上升,唤起了人们对那个时代的糟糕回忆:十年滞胀,让战后的黄金岁月和凯恩斯共识就此终结。然后,本周又有报道称,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UN World Food Programme)可能不得不对粮食援助实行配额制。在全球食品价格不断上涨的背景下(全球食品价格已较2000年的低位上涨75%以上,仅2007年一年的升幅就超过20%),这则消息唤醒了人们早年的恐惧,召回了托马斯•马尔萨斯牧师(Reverend Thomas Malthus)的幽灵。

飙升的食品价格也令人想起了距今更近的一些担忧。今年1月,随着食品价格上涨18%,中国折合成年率的通胀水平达到11年高点,中国观察家们不禁回想到1988年的食品价格上涨,以及随后的社会动荡、抗议浪潮和民心不安。人们通常认为,通胀是造成1989年大规模游行示威的原因之一。

这种价格上涨是供需两方面趋势的结果。在需求方面,关键因素在于新兴市场消费的强劲增长——这些国家收入的大幅增加推动了消费的增长。以中国为例,过去十年,在全球大豆和肉类消费增长中,中国所占的比例达到40%。与此同时,在关键的大宗商品市场上,干旱和疾病等因素造成的一系列供应方面的中断也发挥了作用。

也许,过去一年价格上涨的最大推动力量是全球能源市场的发展。高油价鼓励了集中发展生物燃料的政策,包括提供大量慷慨的财政支持。生产方面也迅速对这些激励措施做出了反应: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报告显示,美国已经将20%的玉米产量用于生物燃料,欧盟用于生物燃料的植物油产量达到68%。用途上的变化推动了价格的上扬,减少了这些农作物的粮食供应,鼓励了其他农业用地从粮食生产转向生物燃料生产。

马尔萨斯关于全球食品短缺的幽灵追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这在现代经济史上不是第一次。上世纪70年代以及90年代中期食品价格的飙升,都曾向世人发出警告:农业产能无法跟上世界人口的增长。随着供给作出反应,每一次价格的跃升都是暂时的。人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最近这一轮市场失衡最终会以同样的方式得到解决。但即便如此,针对对当前环境如此乐观的解读,我还是要提出两项重要告诫。

第一,面对价格上涨的刺激,供给方面的反应可能会比前几次更为滞后,因为当前世界能源市场的变化,以及由此产生的相关生物燃料需求,可能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由于气候变化和环境恶化威胁到几个关键地区的农业产能,过去供给反应的弹性,可能无法很好地体现未来的状况。

第二,在供给长期滞后于需求期间,可能存在巨大的社会与经济成本。有3方面特别值得注意。

最重要的是,食品价格长期处于高位,对许多世界上最贫困的人口和最贫穷的经济体将是一个噩耗。尽管在美国等富裕国家的消费篮子中,食品所占比例相对较小,仅为10%左右,但中国的平均水平约为30%,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则超过了60%。最容易受到伤害的国家是那些低收入的食品净进口国。食品价格的上涨,会给通常已经不堪油价上涨重荷的进口账单带来更大压力。有几个最贫穷经济体就属于这一类,它们严重依赖于食品援助来满足自身需要。但过去20年,全球这类援助的数量一直没有增加。更糟糕的是,鉴于很大一部分援助由每年固定数额的美元构成,随着价格上涨,派发的援助数量也会呈现下降趋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