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环境

气候变化“大忙人”

随着气候变化议题升温,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小组主席拉津德•帕乔里也成了大忙人。用他的话说,自从去年10月份获得诺贝尔奖以来,事情多得“让人发疯”,有时候忙得都顾不上吃午饭。

拉津德•帕乔里(Rajendra Pachauri)的办公室位于新德里一个树木繁茂的地区。当我到达时,这位主人也刚刚进入办公室,正与另一位访客交谈着。这种交替重叠是典型的帕乔里作风。目前,他同时扮演着两个引人注目的角色:他的“日间工作”是智库能源与资源学会(The Energy and Resources Institute )的总干事。

但是,让他成为全球关注焦点的,却是另一份工作: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小组(IPCC)主席。这是气候变化领域的全球高端科研机构之一,刚刚与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Al Gore)分享了2007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过去近20年,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小组一直在发布报告,指出全球变暖的科学依据。诺贝尔委员会称赞该机构创造了“人类活动与全球变暖之间联系的深刻共识”。

他的访客离开后,帕乔里友善地跟我打招呼。他伸出了手,但我拒绝了,我告诉他我得了重感冒。“我也是!”他惊呼道。这位67岁的老人身材高挑,面相年轻,胡须中有一缕明显的白须。他穿着一件满是皱纹的灰色斜纹呢夹克,一条黑裤子,戴着一条花领带。

没时间吃午餐

这两份工作让帕乔里非常繁忙,以至于他无法出去吃午餐。于是,我们走到他乱糟糟办公室的一角,在两张绿色海绵椅上坐了下来。自从去年10月份获得诺贝尔奖以来,事情多得“让人发疯”。他的声音低沉、沙哑,感冒症状明显。此前,他在瑞士、东京和华盛顿开了5天会,刚刚返回印度。

既然人们已经非常关注气候变化,那么,诺贝尔奖还重要吗?当然重要。“诺贝尔奖将气候变化问题带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通过颁发这个奖项,诺贝尔奖委员会发出了一个信号,表明气候变化问题是决定未来全球和平的一个重大问题。”

一个面无表情的大胡子男人端上了我们的头盘,把一碟酸奶沙拉、一碟碎黄瓜和胡萝卜放在了一个小玻璃桌上,还有两碗蔬菜清汤。“吃吧,要不你的汤就凉了,”帕乔里建议道。

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小组成立于1988年,对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和世界气象组织(WMO)的所有成员国开放。帕乔里2002年当选为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小组主席,主持由100多个国家代表出席的会议。这个工作需要他同时扮演外交家、中间人、工头和发言人的角色。

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小组并不提供明确的政策建议,但在11月份发布了一份简短的报告,旨在给决策者一个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务实视角。这份长达23页的文件浓缩了该小组今年发布的其它3份长篇报告。“这篇报告值得最高决策者一读——应当说是世界领导人。他们可以通读这篇报告,理解气候变化问题。我希望它能引起人们极大的兴趣。”

不可逆转的后果

在这篇报告中,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小组发出了一些最有力的宣言,表示气候变化可能造成“突发的、不可逆转的”后果。它指出,如果全球气温较工业化之前的水平上升2°C,将可能造成毁灭性后果:格陵兰岛冰原迅速融化,多达三分之一的动植物物种面临灭绝。

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小组的主要报告大约每5至6年公布一次,并且需要所有参与国政府就内容达成一致意见。帕乔里表示,技巧就是要冷静、不慌张,因为赢得100个国家的一致同意“绝非易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