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品味

随性美国VS传统英国

一边是美国总统布什之女,一边是英国安妮公主之子,两场婚礼颠覆了布什一家中规中矩和英国皇室年轻一代相对前卫的印象。

这堪称地缘政治、社会文化的一次巧合,简直有趣到让人难以想像:美国总统布什的女儿詹娜•布什(Jenna Bush)与法国总统萨科齐前妻塞西莉亚•阿蒂亚斯(Cécilia Attias)的女儿珍妮-玛丽•马丁(Jeanne-Marie Martin)同日完婚,仅仅一周后又是英国安妮公主(Princess Anne)的儿子彼得•菲利浦斯(Peter Phillips)的大喜之日。想想人们会对英国、法国和美国的这三桩婚事进行怎样的比较,报章杂志会冒出多少有关这三个盟国的俏皮话!事实上,塞西莉亚在她的女儿当上新娘之前,就已是阿蒂亚斯夫人了,按理就是一介平民,因此唯有詹娜•布什和彼得•菲利浦斯这两桩喜事可作为大众谈资。所幸的是,二者形成了有趣的对比(当然,它们无法与塞西莉亚在她女儿的世俗婚礼上的打扮相提并论:无吊带超短小礼服和配套的高顶礼帽。然而,如果她仍然是萨科齐夫人,她会穿得这么不庄重吗?)。

仔细对比一下:那边是詹娜•布什,年轻,优雅,身材苗条,一袭奥斯卡•德拉伦塔(Oscar de La Renta)的无袖婚纱,点缀着透明硬纱制成的花朵,她的头发散放在肩上,用花儿轻轻缠绕起来,站在她父母农场的草地上,她的丈夫穿着深蓝色西服;这边是彼得•菲利浦斯和他的加拿大籍新娘,她全身裹在蓬松的婚纱里,戴着冠状头饰和面纱,他穿着晨礼服,双双站在温莎堡圣乔治礼拜堂的台阶上。那边是布什夫妇,衣着相对随意,分别是细条纹西服和品蓝色裙装;这边是皇室的大部分成员,身着色调淡雅的正式服装。

我从未想过我会把布什一家归为时髦人物,在我看来,他们向来就是中规中矩的美国人的代表。我总以为英国皇室的年轻一代思想相对前卫,言辞犀利,愿与平民结交。但这两场婚礼让我犹豫了起来。

布什无视历史上美国总统的一贯做法,而是展现出简约的作风,最终让几乎所有评论家的预测都落了空(“白宫婚礼!”订婚消息一公布,他们全都这么尖叫,并津津有味地谈起琳达•伯德•约翰逊(Linda Bird Johnson)当年的盛况)。另一方面,抛开将照片卖给《Hello!》不谈——这让菲利浦斯置身于乔丹(Jordan)和杰德•古迪(Jade Goody)等当代文艺界名人之列——英国的那场婚礼显然是传统的。如果有所怀疑,你只要看看他们的帽子。

现在,我理解了在教堂将脑袋遮起来是得体的举止,而且向来如此,至少在英国。然而,说真的,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脑门一侧插满蝴蝶成了有礼貌的遮掩法(看看比特莱斯公主(Princess Beatrice)那与飞机跑道如出一辙的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名品)?或者切尔西•戴维(Chelsy Davy)头上奇形怪状的花与羽毛装饰物,或者欧吉妮公主(Princess Eugenie)的飞碟?甚至塞丽娜•林莉(Serena Linley)头上的毛球,或者起源于新娘母亲的丁香花饰?

这些更像是帽子的抽象物,具有帽子的概念。单独放着来看(或者在菲利浦•崔西(Philip Treacy)的工作室里看),它们是创意天才的漂亮作品,但一戴上脑袋,它们就显得——很蠢。本月的皇家爱斯科赛马会(Royal Ascot)或许是一个例外。届时女士们竞相展示谁的帽子最为荒唐可笑,对于那些赛马输了的人来说,这不失为一项安慰奖。但是,说真的,此类装束真不应该出现在皇家场所以外。如果不信,只要想想莎拉•杰西卡•帕克(Sarah Jessica Parker)出席在莱斯特广场(Leicester Square)举行的《欲望都市》(Sex and the City)首映式时戴的成角并插有玫瑰的橡形头饰是多么可笑。显然是在炫耀伦敦时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