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露西•凯拉韦

工作有什么意义?

作为一个读者来信专栏的作者,我见惯了人们向我诉说他们的工作毫无意义。律师、银行家、基金经理以及各种各样有着风光工作的人都来信抱怨同一个问题:钱倒不少,但工作的意义何在?

在最近的一个宴会上,我遇到一位刚刚卸任政府部长的先生。我们聊了很多,他谈到自己是多么喜爱现在各种各样的闲差——担任非执行董事,应邀演讲等等。与以前相比,不仅钱挣得多,空闲时间也更多;一句话,生活真美好。我问他是否怀念权力在握的感觉。他看着我的样子就好像我是个傻子。他说,政府部长没有任何权力。

作为一个读者来信专栏的作者,我见惯了人们向我诉说他们的工作毫无意义。事实上,这是读者提的最多的问题。律师、银行家、基金经理以及各种各样有着风光工作的人都来信抱怨同一个问题:钱倒不少,但意义在哪儿?他们哀叹:我怎样才能改变。

我总是告诉他们:立刻停止追寻什么意义,如果他们出去找寻么意义,最有可能的结果是什么都找不到。这与幸福一样:你搜寻得越多,找到的也就越少。

如此高明的建议,人们却一点都听不进去。对于工作意义的追寻不仅丝毫未减,而且似乎变得越来越迫切。当政府部长也加入金融城专业人士的行列,抱怨工作毫无价值时,我们真的有麻烦了。

相对而言,这场意义缺失危机是新事物。Work Foundation上周发表的一份报告称,即便是一代人之前,追寻工作的意义也显得比较古怪。但现在,在社会富裕与我们普遍自省倾向的共同作用下,这已成为常事。我们都坚信,自己的工作应该有一定意义。

这份报告的作者斯蒂芬•奥弗雷尔(Stephen Overell)指出,意义是一种主观上的东西,对一个人有意义的工作,未必对另一个人也有意义。这意味着尽管公司都热衷于“员工参与项目”,但它们并不能创造意义,也不应去尝试。

它们应该把精力集中在不要摧毁意义上——通过恶劣地对待员工,许多公司轻而易举地做到了这一点。

有两样东西能给工作赋予意义。一是来自于工作本身的满足感。在这一点上我是幸运的。(通常)我很享受码字的乐趣,对我来说这意义就足够了。然而,大多数人并不能感受到工作中这种简单的快乐:大多数工作不是无聊透顶就是令人憎恶,要么就是两者兼而有之。

第二点更为危险。有意义的工作肯定是多少有些价值的;在从事那份工作时,我们一定要觉得自己在做一件重要的事。这种思维方式只能带来失望。如果你开始问自己的工作是否有价值,你不得不做出否定的结论。以这种方式来思考的话,所有工作都很没意义,无论你是记者、银行家、接头艺人抑或政府部长。

事实上,无论是谁想出了“起到重要作用”这个说法,他就已经与众不同了,尽管这不是一个积极的想法。这个短语用以表示的宏伟成就,是几乎所有人都无法达到的。我们中的多数人归根到底几乎没有什么影响——这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你想想看有3000万工人,这就使得某些人要有重大影响几乎不可能,除了对那些与我们直接共事的人以外。

但这究竟又什么问题?为什么这还不够呢?事实上,YouGov上周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在说服员工留在自己工作岗位上方面,拥有好同事与金钱同样重要。这就意味着,只要同事喜欢你,你就已经有了重要的影响,即便这只是一种不大的影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