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奥运会:北京向伦敦交棒

昨晚,伦敦市长接过奥运会会旗,北京奥运正式落幕。聚集在鸟巢的许多运动员知道,对他们来说,这两周将成为一生中的黄金时光。
倾刻间,一切都结束了。在过去17天展示精湛技艺的中国人,最终证明自己是平稳收官的大师。

在昨晚闭幕式上,那精心构思的、由李宁在开幕式上点燃的奥运圣火,就这样简单地熄灭了。一分钟前,火焰还在燃烧,然后,当一些花样翻新的表演吸引了体育馆观众注意力时,火焰悄然熄灭。

第二十九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就这样成为了历史。(国际奥委会(IOC)喜欢以其无法效仿的独特方式称之为Games of the XXIX Olympiad。)

奥运会闭幕式向来没有开幕式那么沉闷,但选举教皇也没有以往奥运会开幕式那么乏味。最后一幕有着老式学校放假前的气氛——校长们允许来点有组织的娱乐。这一次,有一个因素超出了国际奥委会和中国人的控制: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

作为2012年下届奥运会的东道主,约翰逊的事儿是走上台,从中国主办者手中接过奥运会会旗。北京市长和伦敦市长走在一起:北京市长步伐庄严;伦敦市长则表现得有点慵懒和淘气,带着在其老式学校跑到自行车棚后面去抽烟的神态。他没有像自己担心的那样让会旗掉到地上,但看上去确实有点危险。

随后是8分钟的交接表演,在这场表演中,特别来宾,其中有不再年轻的球星贝克汉姆(David Beckham)、老摇滚乐手吉米•佩奇(Jimmy Page)和年轻歌手利昂娜•刘易斯(Leona Lewis),他们与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舞者登场,一起“证明为什么伦敦仍是世界上最酷的地方”。

也许,伦敦不是最酷的,但肯定是最潮湿的,因为舞者打着伞,试图说服公共汽车停下来。这一切伦敦人都再熟悉不过了。但随后发生的一切,有点像一场噩梦:公共汽车车窗一片漆黑,然后像一只巨大的昆虫一样伸展开来,变成一件类似于装甲车的东西。这时,明星们出现了。

据说,这个场景在电视上效果还行。但在巨大的“鸟巢”里,在场内数千名表演者和运动员中间,一辆停在贵宾席旁的公共汽车根本营造不出任何效果。在对我耳语的邻座看来,伦敦的“下届奥运会一定会非常喧闹,非常潮湿,非常混乱。”把奥运仪式外包给中国人,也许是现在最好的抉择。

2008奥运会的主办者给了我们一个开幕式的简短重演。中国在第51次颁奖仪式播放国歌后,他们也惠赐给我们一个英文版的中国国歌:“Arise! You who refuse to be born slaves! Let's stand up and fight for liberty and true democracy!”(英译: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起来,让我们为自由和真正的民主而斗争!)而我们还一直认为中国领导人没有幽默感。

不,自由不是他们的强项。但他们有资源,有意志,正像国际奥委会主席雅克•罗格(Jacques Rogge)所说的那样,他们举办了一场“真正杰出的”奥运会。运动员们知道,对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这两周将成为一生中的黄金时光。多数人没有获胜;许多人,也许是多数人,将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但他们将永远记住北京,他们永远是奥林匹亚人。

不过,在一个饮食摊,一个生动的例子提醒着人们刚刚过去的一切:“热狗,”一名德国记者生硬地说道。“不许卖!”服务员更为生硬地回答说。“你可以买香肠。”

在一两天内,狗肉又会回到北京的菜单上;“鸟巢”将人去巢空,没有任何明显用途。昨夜,“鸟巢”甚至没有坐满;或许以后都再也不会。建造这座美妙的体育馆,只是为了两场仪式和9天的田径比赛。

奥运会是宏大的,也非常、非常狂热。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