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露西•凯拉韦

教对冲基金写道歉信

FT专栏作家凯拉韦:最近,我在读对冲基金过去几周寄给投资者的信件,这些信是为了解释他们第三季度的业绩为何那么糟糕。其中有许多令人不快之处,但最让我讨厌的是什么呢?

做空大众汽车(Volkswagen)并损失数十亿美元时,你会怎么做?下面是对冲基金经理最近的反应:坐下来大哭一场。

这是喜剧故事中最有趣的细节。严寒中赶着上班的人们读到最近出版的英国《金融时报》时,一定乐坏了,上面写着:那群强硬的家伙哇哇大哭,因为没人告诉他们保时捷(Porsche)增持了大众。

这件事让我感到特高兴,因为我刚好在对对冲基金过去几周寄给投资者的信件原文做一些详细分析。这些信是为了解释清楚他们第三季度的业绩为何那么糟糕。

这些信件中有许多令人不快的地方,但最让我讨厌的是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在大众汽车交易中损失惨重的基金之一)信中的一句话。该基金引用了一句话作为信件的结尾:“棒球运动中没有眼泪。”这句话既成功表现出了粗俗的男子气,又显得陈词滥调;你已使投资者的储蓄缩水了,还狡猾地引用汤姆•汉克斯(Tom Hanks)电影中的话,这样做既无礼又粗鲁。并且我们知道,这句话甚至不恰当:棒球运动中泪水或有或无,但对冲基金中是有的。

甭提大众,单是这些信件就让人想哭,即便没有进一步的刺激。诚然,鉴于损失的规模,信件一定写得非常辛苦,但应该有人想出可能适用的一般原则:信要短,贴近事实,并努力给未来以希望。

我研究过的两封信一封来自绿光资本,一封来自TPG-Axon Capital,都遵循了两套非常不同的规则。似乎,非常时期需要非常的交流技巧。

规则1:信要长。如果你没什么好事可写,旧事重提永远可行,并且企望没有人会注意到。绿光资本的声明为9页。TPG-Axon则为冗长的17页。给投资者的信息是即使他们不会得到很多钱,但他们肯定会得到许多墨水。

规则2:在开头插入一段简短的道歉,接着快速进入下一个话题。绿光资本浮光掠影地提到对业绩感到“沮丧”,并且草草承认了“错误”。TPG-Axon则更为优雅得体:“让你们失望了,我们深感抱歉,”迪纳卡尔辛格(Dinakar Singh)说,并特意署上了自己的名字。(而绿光资本对写信人的身份更羞涩,信的署名是“绿光资本”。)

规则3:把责任推给天气,减轻道歉的份量。你有多少完美风暴,就可以在信里塞多少。或者逆风,或者滔天恶浪。

规则4:责怪市场,给市场扣上精神病的帽子。绿光资本抱怨市场患了精神分裂症;TPG-Axon则抱怨市场得了躁郁症。

规则5:责怪任何你可以想到的其他人。绿光资本责怪银行、政府,甚至曾经投资过的微软(Microsoft)。“现在我们撤出了对微软的投资,我们觉得,投资于那些管理层至少看上去努力为股东工作的公司会更好。”这条不管怎么说内容都要丰富些。

规则6:说一些对自己有利的东西,即使它们与眼下的主题没什么关系。TPG-Axon信件的开头是“对全球市场来说,2007年是不寻常的一年”。如果某位新闻记者敢以如此离题的历史事件开始一篇报道,会被当场解雇的。

规则7:许多句子要以“说实话”作为开头。TPG-Axon的信中用了如此多这样的辅助语,人们甚至会怀疑,不以这种方式开头,句子就一点都不坦白了。

规则8:以情动人。TPG-Axon表示:“我们对你的支持无比感激,”这给人一种模糊的印象——它更像是家慈善组织,而不是资本主义最活跃的形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