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全球经济

全球应该向加拿大学习

加拿大财长詹姆斯•费拉逖:加拿大的金融部门很好地抵御了经济动荡。这决非偶然。其原因在于加拿大人天生谨慎,金融体系一直以平淡为特色。或许,全球应该向加拿大学习,加强监管和国际协作。

14个月前始于美国的金融危机已经加剧并扩散至全球,有可能颠覆过去20年取得的经济进展。各国政府一直在以协同的方式做出回应,在20国集团(G20)峰会召开前还将继续这样做。

在贸易依赖度或对全球金融体系的融入程度方面,很少有国家能比得上加拿大。然而,我们的金融领域继续比许多其他国家都能更好地抵御动荡。这不是偶然的。加拿大人天生谨慎,我们的金融体系一直以平淡为特色。加拿大的监管制度确保了稳定与效率的平衡。因此,加拿大纳税人的资金并没有因为这次危机而处于危险之中。加拿大的金融体系或许是乏味的,但全球也许需要更像加拿大。

在我们审视全球监管制度的宏观构思前,我们必须承认,良好的监管始于国内。有效的国家监管制度本可能阻止这场危机,而且必定是我们预防未来危机的第一道防线。我们都需要从那些运行良好的体系中吸取经验,并应用于自己的国家监管制度。

首先,我们需要对所有依赖于杠杆的资金池进行监管。这场危机展现了不受监管的实体可能带来的破坏性影响。透明度要求必须成为允许进入全球市场的代价。不同的金融服务可能有不同的监管要求,但我们需要把它们都置于监管范围之内。

其次,资本和流动性的缓冲规模需要大到足以应对重大冲击。此外,监管者必须限制杠杆的总体使用。有人批评加拿大对银行的高资本金要求过于保守。但加拿大各银行这段时期健康的资产负债表为自己进行了辩护。

第三,盯住个体机构的监管还不够。政府需要对整个系统进行监管。孤立看来似乎合理的风险从系统角度来看不一定可行。我们必须用这种系统性有利的观点来抑制在繁荣时期低估风险的倾向。这需要政府、央行和监管机构的协同合作。

第四,我们需要提高市场基础设施的透明度和弹性。不透明的场外交易和“裸卖空行为”(naked short-selling)都会降低系统的稳定性。

这场危机已经证明,即便是拥有强大金融体系的国家也会感受到其它国家不充分监管的影响。如果对本国机构的新要求会造成竞争中的不利地位,各国可能会不愿强制实施这些措施。这就指明了第五步措施的重要性:加强国际协调、审查和监督,建立更好的第二道防线。加拿大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合办的金融领域评估项目的倡导者。这一对国内金融体系的独立审查应该是强制性的和公开的。我们需要加强国际监管人团体的作用,以确保加深对系统性风险的理解,协调国家行动。我们需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全力以赴的监督。各个国家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支持全球金融稳定和增长。在通过适宜的汇率和宏观经济政策来修正全球失衡,支持经济增长时,这样做尤为重要。

我们的决策过程同样重要。在20年史无前例的经济增长中,我们看到了有活力的新经济角色的崛起,它们必须完全参与到全球事务中来。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旨在确保更好代表新兴经济体的改革实践中,加拿大是所有国家中削减份额最多的一个。这种更广泛的声音也必须出现在金融稳定论坛(Financial Stability Forum)等其它会议中。

总的来说,这些改革必须确保,其动机是为了支持稳定,弹性将成为金融体系的组成部分。

公开市场体系没有在这场危机中失灵。不过,一些人忘记了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格言:看不见的手需要有合适的法律和监管框架的支持。我们必须共同努力巩固这些框架,而且这项工作必须从本国做起。

本文作者为加拿大财政部长。

译者/赵雁军、董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