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生活

中国白领热衷婚姻咨询?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萧大圣:在中国获得心理咨询师资格的4万人中,三分之一的人在做婚姻家庭咨询工作,而“婚姻家庭咨询师”成为被中国正式认可的职业是在去年4月。

最近,我身边的三个朋友不约而同选择了去专业婚恋心理咨询师那儿解决自己的感情问题:30出头的A小姐正在经历离婚后的低潮期,自己开公司的B小姐正在面对突遭男友分手袭击的困惑期,而人到中年、结婚近十年的艺术工作者C先生则正徘徊于要不要走出围城的迷茫期。

传统的感情问题解决方案无外乎是找三两闺蜜或者铁哥们把酒聚会,倾倒情绪垃圾,痛诉情感创伤,曲终人散后再自个儿回家对着空气自怜自艾上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随后力求重新做人。在看心理医生根本谈不上普及的中国,得了抑郁症的人都还可能会讳疾忌医,“婚姻家庭咨询师”成为国家正式认可的职业也不过是在去年4月。不过,从我身边这三位朋友勇于“求医”,并在接受了几次“治疗”之后都表示“感觉好极了”的实际经历看起来,婚恋咨询这个新行当在国内白领人群中似乎有着不错的市场前景。

A小姐认为婚恋心理咨询师在她“离婚后的关键时刻有了一个正确健康的心理依靠”。她说:“当我耿耿于怀着前夫的背叛的时候,我所有的闺蜜都听够了他是怎么厚颜无耻地欺负了我,每次聚会都成了批判大会,基本上她们也帮我一起把所能想到的恶毒的话都安在我前夫头上了,可我还是郁闷。”A小姐意识到她不能再骚扰自己的朋友了,而且她们也无法帮她走出“怨恨”的深渊。“我跑到咨询师那里接受专业心理辅导,教我如何去面对婚姻的失败和重拾自信,而不只是通过朋友得到有共鸣的宣泄和善意的安慰。”B小姐的选择则更多出于理性:“我已经接受了分手这个结局,那并没有让我太难过或一蹶不振,但是我想了解更多自己处理感情时候的问题出在哪里,显然光靠自己想和朋友分析是不够的。我想通过专业的帮助来从失败的感情中学到些什么。”而C先生本想说服自己的太太一同前往接受婚姻咨询师的专业帮助,但是遭到了拒绝,显然这种在西方非常普遍的夫妻共同接受治疗的方式还不太能令中国人接受。不过他还是选择自己一个人去了:“实在无法和老婆两个人心平气和地谈论这件事情,虽然她不愿意一起去接受咨询,但是至少我可以先整理清楚自己的想法。碰到这种事情,哥们儿基本不管用,找女性朋友聊又比较尴尬。”

对于遇到感情问题的中国现代男女,父母的劝解和帮助显然早已不适用了,朋友基本只能充当垃圾桶和狗头军师,不添乱不瞎出主意已经不错了,读自助书籍实在有点隔靴搔痒。和西方国家相比,我们这儿解决婚姻情感问题的任务曾经一直由“各级妇联、工会、共青团组织以及计生委等非专业机构和其他社会工作者”来承担,除此以外“部分律师事务所负责离婚官司的律师也在开展婚姻家庭方面的咨询业务”。目前,在中国已经获得心理咨询师资格的4万人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在做婚姻家庭咨询工作。不过如果你在google上输入关键词“婚恋咨询师”,可供选择的合适机构还是很少。对于一个拥有3.7亿个家庭和无数单身尚在恋爱、分手、折腾的男女青年的国家来说,这无疑是一份大有前途的职业。

  

《生活时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