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约翰•加普

股神不能说的秘密

FT专栏作家加普:巴菲特曾指责衍生品是“金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当他销售股指看跌期权时,外人难免看不懂。事实上,销售期权正是这位股神运用多年的生财之道。

迈克尔•金斯利(Michael Kinsley)曾将“政治乌龙”定义为“政治家讲了真话”并因此感到难为情。按照这一定义,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押注350亿美元股市看跌期权的交易就是一起金融乌龙。

从表面上看,巴菲特的策略既不明智,也不符合他的特点。他控股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最近股价重挫(现已回升),原因是该公司在衍生品合约方面产生了约50亿美元的账面损失。

事实上,一位不经意的观察人士可能会犯嘀咕:一度指责衍生品是“金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巴菲特,当他押注标普500指数等四大股指在2019至2027年期间不会低于现行水平(指合约签订时的水平,译者注)时,到底想搞什么名堂。

在2006年致投资者的信中,巴菲特自己承认了这一点。他写道,此种交易“也许看上去很奇怪……你也许觉得奇怪,我们为什么要涉足这种可能出问题的东西?”

我们所了解和崇拜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是一个朴实友善的地方,巴菲特通过这家公司友好地敲定收购大型、优秀美国企业的协议,这些企业从事的业务我们全都了解,包括生产口香糖、运营百货店,以及为家庭供电供暖等,而巴菲特对经营者的诚实品质赞不绝口。

但自从1967年首次收购一家保险公司以来,销售期权实际上正是巴菲特为伯克希尔哈撒韦筹集运营资金的典型方式。他的业务模式就是为承担未来损失风险而收取费用,即保险费或期权费。巴菲特利用这些资金去收购可口可乐(Coca-Cola)和箭牌(Wrigley)等公司的股票或整家公司。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每一个投资者都承担着一份小小的风险,一旦有朝一日巴菲特在一桩此类押注上失算,所引发的灾难性损失将把公司压垮。这种情况迄今没有发生过,但另一家美国保险集团美国国际集团(AIG)也是直到两个月前,才需要援救的。

这就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信用违约互换(CDS)交易价格高企的原因,因为银行和投资者已习惯这家公司有可能会破产的想法。而直至不久前,这种情况还是不可想象的。该公司并无倒闭征兆,但这种想法也不完全是无稽之谈。

在巴菲特传记《雪球》(The Snowball)中,艾丽丝•施罗德(Alice Schroeder)写道,在1967年收购内布拉斯加州保险集团国民保险公司(National Indemnity),以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业务拓展至纺织业以外时,“巴菲特已摸索出一种全新的经营方式。如果国民保险公司赚了钱,他就可以拿那些利润去买其它企业和股票。”

此后,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资金基础稳步扩大。如今它旗下有Geico汽车保险公司和通用再保险公司(General Re),承受风险最大的则是B-H再保险(B-H Reinsurance)——用巴菲特的话说,B-H业务覆盖着“没有其它再保险商愿意或能够承受的巨大风险”,比如飓风和地震。

巴菲特自己押注的股票期权属于保险类筹资。他得到45亿美元保费,承诺赔付其他投资者的损失——如果在2019至2027年期间,股指跌破签署合约时的水平。

这45亿美元类似于保险保费或浮存金。伯克希尔哈撒韦可用这笔钱进行再投资,最后再来看必须赔付多少。目前,该公司浮存金总额庞大——从1967年的1850万美元增至去年的580亿美元,使其得以进行如今年9月买入高盛(Goldman Sachs) 50亿美元优先股的交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