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旅行

点评世界名机场

新加坡樟宜机场外的沿途风景最美,慕尼黑机场的候机楼最棒,华盛顿杜勒斯机场低矮的海关大厅和脾气暴躁的盖章人员表明美国仍然不希望外国人来。

现代航空旅行有时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虽然从甲乙两地之间(或许以丁地为中转站)真正引人注目的旅行变得越来越罕见,但是飞行顺畅的空中客机或者是波音客机穿越高效管理的空域时的速度,不仅使地球变小了,而且还体现了不同国家对航空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视程度,以及这些国家对其国际声誉的重视程度。

我17天的旅行进入了最后一段行程。我从伦敦开始这段旅程,现在即将在芝加哥结束。此次旅途中,我逗留过的另外八站,再加上从办公室到机场、出租车候车点到候机楼以及机场到酒店的所有行程,把各个国家的所有特色都体现得淋漓尽致,从国家典型形象到巨大商机,以及有待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或者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为入主白宫而想找出来的显眼欠缺。以下是我本次行程的一些亮点:

伦敦到哥本哈根

当你离开任何一个国家的首都时,这个国家给你的印象应该是积极而又持久的。但我离开伦敦时,我的印象既相当不错,又特别糟糕。在帕丁顿车站(Paddington Station),我感到很困惑:为什么他们不把这个车站夷为平地然后重建。英国许多伟大的铁路终点站都是那个铁路旅程黄金年代所遗留下来的“名胜古迹”。问题就随之而来了。这些车站都起到了提醒作用,即英国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领袖地位早已成为历史。希思罗机场快线(Heathrow Express)干净整洁,快捷高效。但是,旅客聚集的机场却找不到这些优点。

哥本哈根机场到尼姆酒店(Hotel Nimb)

这一北欧地区的主要航空枢纽过去曾是我最喜欢的机场,直到它犯了严重的零售病。新的机场所有者将希思罗视为如何增加收入的榜样,他们把一座曾经的模范机场变成了一个大卖场。机场在效率方面有所下降(是谁认为一个巨大的安全区是个好主意?),但在与市区的顺畅连接上得到了弥补。最近,机场新增了地铁站点,使其在争夺“欧洲第一机场”的头衔时,仍然颇具竞争力。有一个事实使得初到哥本哈根的游客和往返常客非常高兴,即哥本哈根的出租车可以刷信用卡。

樟宜机场(Changi Airport)到乌节路(Orchard Road)

尽管我对于新加坡樟宜机场新建的3号候机楼的地毯表示高度怀疑,但是新加坡的交通、经济发展以及旅游部门都竭尽所能地确保到达机场的旅客能够尽快地抵达他们的酒店。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政府还在游客对新加坡的第一印象上做了一项出色的工作,他们打造了世界上最美丽的沿途风景。这段路给我的总体感觉是,只要前总理李光耀还活着,新加坡会把它们的机场管理技能带给那些急需的国家。但愿他们能深入挖掘,铲起伦敦的某座机场吧。

苏黎世机场

机场近期的改进推动了交通,同时使之继续成为一个较为舒适的交通枢纽之一。一条新建的轻轨将机场与一片扩展中的郊区连接起来。而且一个航桥即将以全新面貌重新开放,这座航桥自瑞士航空公司倒闭以来一直关闭着。慕尼黑机场的崛起可能挑战苏黎世机场的地位,但是瑞士仍将这座机场作为一个展示其工程和物流技能的一个窗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