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生活

全球化记者圈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王尔山:我和一名香港记者在美国夏威夷的记者会认识,她常住北京,北京成了她的地头,而在广州,一名常住广州的美国人居然向我这个广州人指路。
想到这个题目是在前不久跟一位香港记者会面的时候。她在一家香港报纸驻北京记者站工作,而我刚好到北京出差,就约她出来喝茶,准备结账的时候,我很自然地说让我来买单,因为这里是内地,等我到了香港再让你做东,没想到她反问为什么,因为北京是她的“地头”,等她去广州再让我做东也不迟。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类似情况。北京是最明显的例子:这里是外国新闻机构云集之地,许多老外记者因为呆久了,自然变成“北京通”,知道哪里有好吃的和好玩的,相比之下,如果他们问我关于北京的衣食住行,我更有可能一问三不知,像个外国人,确切说是像从前我们想象的对中国一无所知的外国人。

比如几年前一位美国记者请我吃饭,他问我想吃什么,他知道哪里有最正宗的店。先不说他有没有吹牛的成分,只听他的这番话,这么说吧,如果只听声音而不见人,恐怕很难想象说话的其实是一个美国人,为一份美国周刊工作,而他来北京也就几年时间。

事实证明这位美国记者没有吹牛,因为他带我去了一个吃烤鸭的连锁店,而在那之前和之后,我不止一次听北京朋友推荐去这个连锁店吃烤鸭——呃,考虑到许多老外以及前面提到的香港记者都把北京当作自己的“地头”,踊跃担当做东的使命,大概有必要补充一句,这里说的“北京朋友”是在中国出生和长大,如今在北京工作。

说起来我和那位香港记者的认识同样反映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小。我们在美国夏威夷一个国际记者会议认识,因为当天早上我们一前一后最早来到酒店,很自然地开始打招呼,而当酒店说现在不能安排入住,要等到中午,她就对我说,我来过这里,知道一个很棒的shopping centre,打算去买点饮料,要不要一起去?

我说好啊,就像她一样把行李寄存在酒店,跟她出发了。

然后知道她是香港人,但一直在北京工作,而我的工作地点是在广州。

想想也觉得奇妙,两个中国人,却在美国认识,而她作为香港人,却把北京看做自己的“地头”,而我只有回到广州才有资格请客。

还不止这样。我们认识的地方是夏威夷,不是每个美国记者都去过。比如一个美国记者听说我要去夏威夷,却又抱怨路程遥远而时间太短,就笑说我太过分,不知道自己多么幸运,因为他就没去过那个像天堂一样美丽的地方,虽然他原来住在洛杉矶,从美国本土的角度看,已经算是离夏威夷最近的一个角落。

相反,这个美国记者对广州的熟悉程度很可能超过了我,因为他在广州工作,而他就像一个真正富有好奇心的记者一样,很快摸清了东南西北。那天晚上他打电话说一帮朋友约在某个卡拉OK,问我要不要去,还用流利的普通话说出那个地方应该怎么去,我就想问他,当初他在北京学中文,有没有听过“景仰之情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的句型。

那是当时从我脑海流过的句子。

全球化记者圈由此跃然眼前,从此,谁可以在哪里做东的问题就有了新的分析。

  

《生活时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