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金融

巴菲特“神迹”:拯救所罗门(五)

“我不打算用我的余生,去引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金融灾难。无论干还是不干,我都会受到指责,但我不希望把自己的生命,花在为华尔街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收拾残局上。不过,我倒是不介意把自己的一些时间,花在拯救这个该死的地方上。”

这样做他自己将永远欠着布雷迪一笔债。他是在把自己的全部名誉——他用了毕生的时间来积累,而在5分钟的时间内就可能失去——押注其后发生的一切。他必须要鼓起超乎自己所知的勇气。

巴菲特的声音嘶哑了。“尼克,”他痛苦地说道:“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

布雷迪也有自己的问题要应付。他不认为巴菲特的理由有多充分。但他从巴菲特的嗓音中听得出来,这个人认为,所罗门事件将他放在一个桶里,扔进了尼亚加拉大瀑布。

“别担心,沃伦,”布雷迪最后说道:“我们能度过难关。”他挂了电话,接着去商量。

但当始终缓缓指向下午两点半——计划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时间——布雷迪仍没有来电话。

巴菲特决定使出对付科里根的一张牌。他拨通了电话。“杰里,”他说道:“我还没有出任临时董事长。由于财政部的行动,我们今天上午的会没有开。因此我现在还不是所罗门的董事长。我30秒之后就可以成为董事长,但我不打算用我的余生,去引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金融灾难。无论干还是不干,我都会受到指责,但我不希望把自己的生命,花在为华尔街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收拾残局上。不过,我倒是不介意把自己的一些时间,花在拯救这个该死的地方上。”

巴菲特的合伙人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告诉他,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这样做。“忘掉它吧,”他表示:“一上来就可能出现意外,你将无法让自己解脱,未来20年都要浪费在法庭上。”

不过,面对巴菲特袖手不管的威胁,科里根的态度比其他监管者更为认真。“我会给你回电话。”他表示。

巴菲特坐在那里等待,想着自己的下一步。他想象着自己乘电梯下去6层,独自走上新闻发布会的讲台,说出这样一句开场白:“我们刚刚宣布破产。”

楼下,在8月的酷暑中,一百多名记者和摄影师涌入了所罗门新闻发布会的听众席——他们是被人意外地从棒球场、游泳池和家庭野餐会上拽来的。在这个被意外打断的周日下午,他们要做的唯一事情是看着所罗门那些浑身是血的角斗士们,在古罗马角斗场的沙地上,在他们的眼前遭到屠戮。

节选自《雪球:沃伦巴菲特和他的财富人生》( “The Snowball: Warren Buffett and the Business of Life”),作者艾丽丝•施罗德(Alice Schroeder),Bloomsbury于2008年9月29日出版,售价25英镑

译者/怀川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