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露西•凯拉韦

工作快乐的新秘决

FT专栏作家露西•凯拉韦:过去,最常见的读者问题就是抱怨自己的工作没有意义。但经过了几个月的大规模裁员,这种抱怨已经销声匿迹。如果人们降低期望值,将工作视作养家糊口的工具,就更容易感受到工作的快乐。

最近,我给一位刚刚失业的朋友发了封电子邮件。“我为你感到难过,”我写道。“只有白痴老板才会炒掉你这样的天才。我猜,惟一的可能是,马上就会有一群不那么愚蠢的雇主围着街区一字排开,哭着喊着要聘用你。希望你没事。”

这封电子邮件是我的真情实感挚,除了一个词,那就是“马上”。我不认为马上就会有人为了聘用我的朋友而排成长队。即使是天才也不会被迅速抢购一空——除非他们碰巧是保安、社工、会计师或教师。

不一会儿,我就收到了回信。他说,开始他对偿还抵押贷款和学费感到短暂的恐慌,但除此之外实际上感到相当愉快。他的兴致的确很高,甚至还发给我一条有趣的轶闻*。

我不禁将这封回信的语气与同一个下午收到的另一位朋友的邮件做了个比较。那位朋友就职的公司同样用无情的裁员来庆祝圣诞。她说,她的士气从没这么低落过。由于现在干着三个人的活,她快被工作的重担压垮了。公司里有减薪的传言。办公室也安静得吓人;由于她的朋友大多已被解雇,周围甚至找不到什么人来发发牢骚。最糟糕的是,她担心下一个被裁的就是自己。

这两封邮件很可能诱使你得出这样的结论:对那些迄今为止仍拿着高薪的成功人士来说,如果有一件事比遭到解雇更糟,那就是未被解雇。已被裁掉的那些人没有必要将裁员看作针对其个人的行为,而且在圣诞节前的日子里不用工作也会是件相当快活的事。反之,对那些未被解雇的人来说,2008年这个不那么快乐的节日会是一场由恐惧与苦役组成的狂欢。

这个结论或许现在还有些道理,但其正确性不会持续太久。由于没有人排着队来聘用他们,失业者面临的严峻形势将会越来越糟,而在职者的痛苦终将开始消退。这不是因为经济形势将得到改善,而是因为这一严峻形势本身将促成更健康、和总体上更实际的工作态度。

在过去的十年里,富有的专业人士阶层对待工作形成了一种日益病态的态度。我们将工作和丰厚的薪水视为理所当然,如果奖金没有比前一年更多,我们还会愤愤不平。我们要求工作本身要有意思,更加危险和荒谬的是,我们还要求工作应该有意义。

所有这些要求导致的结果,当然就是不满。我们已经登上了管理学者马斯洛(Maslow)需求层次的最顶端,却发现金字塔顶的空气果真非常稀薄。作为一位知心大姐,我发现迄今为止,读者提问中最常见的问题,来自于富有的资深专业人士。他们的基本需求早已得到满足,因此备受煎熬的是他们的心灵。他们哭喊着:帮帮我,我很空虚。或者更糟:我的工作有什么意义?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这类痛苦的抱怨已销声匿迹。当一个人的工作朝不保夕,而储蓄又日渐缩水时,寻找工作的意义本身就变得毫无意义了。工作的目的也变得更为简单:为自己和家人提供食物与住房(必要时支付教育费用)。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除此之外我们获得的任何盈余都可视为一笔外财。一旦我们的期望值完全适应了这种新的现实、一旦我们将赚钱视作工作的主要动机,更强烈的满足感就会随之而来。

关于降低期望值可是有很多说法的。调查显示,女人在工作时其实比男人更加满足,尽管在工作量相同的情况下,女人收入更低,并且还要承担大部分家务活。原因很简单:女人对职业生活的期望值更低。同样,尽管气候寒冷阴霾、最高税率达68%,丹麦仍是全球最幸福的国家。坚忍克己的丹麦人对生活没有那么多奢求,而是清心寡欲、敝帚自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