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露西•凯拉韦

我终于“落网”

FT专栏作家凯拉韦:我们每天听的、看的都是全球经济危机。我们不仅是更快地听到坏消息,而且是更迅捷地听到更多的坏消息。我的担忧变成了你的担忧,而你的担忧也变成了我的担忧。

上周中间,我的状态从对全球经济略感担忧,转变为对我们即将遭遇的一切感到强烈恐慌。

周三,我陷入各种疯狂的担忧之中——既有难以应付的大问题,也有愚蠢的小麻烦。我担心伦敦街头会出现混乱——同时却也在为是否该将储藏室涂成乳白色(而不是白色)感到烦心。

这是我所熟悉的一种头脑不清的精神状态,在凌晨三点失眠时多次出现。以前我从不知道,下午三点也会出现这种状态。

令我状态改变的事情微不足道,也离我很远,与一位生活在3000英里之外、和我从未谋面的女士有关。上周我还遇到了其它很多更大的事情,但它们都没有真正影响到我。

上周一,我入住科隆的洲际酒店(InterContinental Hotel)——一座商旅之神的巨大庙宇——却发现自己住进了一个幽灵般的酒店。通向房间长长的的走廊上空旷无人,自助早餐吧台供应着大量的奶酪和火腿,却无人问津。

上周二,我遇到了一位一向乐观的朋友,他经营着一家直到目前一直较为成功的广告公司,但正无情地准备解雇大量能力出众的员工。那天晚些时候,我还痛苦地发现,自己的财务储备远不入此前认为的那么让人放心。所有这些都令人不快,但还不致心绪紊乱。

可是,我在一个本应远离经济危机的时刻失足跌倒。我呆在大英图书馆(British Library)的善本室中,周围是一些鞋子都磨旧了的学者,他们对于经济衰退一点学术兴趣都没有。

如果我专心写作,可能会安然无事。但我却开始查看邮件,在网上消磨时光,看到了Huffington Post上面的一则消息:一位衣着考究的不知名女士丢掉了工作,在麦迪逊大道(Madison Avenue)上乞讨,来养活4个孩子。

故事甚至可能都不是真的,但那位女士的形象却停留在我的脑海中,以致于我接下来看到的所有其它令人沮丧的消息都与之联系起来,看起来更让人烦心。

我在英国《金融时报》网站(FT.com)上看到同事卢克•约翰逊(Luke Johnson)捶胸顿足地说道,我们必须对经济衰退将持续多年做好心理准备。随后,我看到许多MBA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失业银行家的妻子们非常悲伤,成立了互助小组来提供些许安慰。

在从图书馆骑车回家的时候,我焦虑万分。我对于普通人仍出入尤斯顿路(Euston Road)上的星巴克咖啡店感到惊讶——他们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这是我们在互联网时代第一次有关衰退的经历。到目前为止,我一点也不喜欢这种经历。你可能会说,互联网让衰退更容易忍受,因为所有网络都在帮人们找工作,而且还有可以买到二手货的Ebay。

然而,与互联网对我们信心的打击相比,这些好处不值一提。互联网造就了一种全球心态。网络在精神上与我们形影不离,因此我们不再能够逃避现实。如果说这听起来让人觉得有一种痛苦的扭曲,那是因为事实确然如此。正如同没有哪个国家能免受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一样,作为个体,我们也无法免受全球心态的左右。

通过博客、网站和电子邮件,全球的经济问题整天都被灌输给我们。这并不仅仅是说我们更快地听到坏消息,而且是以一种更迅捷的方式,听到更多的坏消息。我的担忧变成了你们的担忧,而你们的担忧也变成了我的担忧。在互联网上,一个与他人分担的烦恼并不会减轻,反而在全世界范围内被不必要地成倍放大。看完这篇文章后,澳大利亚人肯定也会开始为我的涂料颜色烦神。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