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读者来信

我对金融危机的一点看法

FT中文网编辑:

作为一个从小接受马克思主义教育,但成了一个亚当·斯密的支持者的中国人,我是这样看待目前的金融危机的。

诚如亚当·斯密所说:经济危机的根源是过度的信贷。在我看来,这场经济危机从某个角度看是一场严重的“通缩”;而“通缩”是由较早时间的严重“通胀”所造成的;当然“通胀”是由于过度的信贷所引起;而出现过度信贷的原因在于相对的“高利润”。

从楼市的暴涨到股市的暴涨,再到资源价格的暴涨,从美洲到亚洲到全世界,很明显的偏离了正常的经济发展,稍有学识的人都知道,这不是来自消费需求的增长,而是来自大量高度集中的金融资本的操作。

又如亚当·斯密说的:“如果一个社会财富集中,而且只是少数人拥有财富,这个社会将不会稳定。”的确,目前的局面不稳定,很主要的一部分因素来源于过度繁荣的金融衍生品把大家的财富集中到了一起。他们能聚集这么大量的资金,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给你一份让你觉得很不错的回报。

当然,这“高利润”只是一种错觉;不单马克思,亚当•斯密也提出了,付出和回报总是在一定合理的范围之内,否则(轻松地获得高回报)其中必然有诈。尽管大家都已经吃亏了很多次,但是当这样的陷阱再次来临时,人们总是抵不住那诱惑。

欧洲在这次金融海啸中,我相信是喜忧参半,损失和得益基本持衡,当然得益应该普通人民是看不到的。说说中国和美国的情况吧,中国实体经济损失严重,包括外汇金融资本损耗很大,不过在政治和体制方面有不少的冲击,应该说在思想层面有所新认识;在美国方面,应该是这次危机中最大的得益者,尤其是金融家,读到这应该会惊讶,不过我会解释。

先说中国,计算GDP的方式,离不开税收和发票;不过长期以来,中国人民和企业为了逃避高企的赋税,总会在账目和发票上做些动作,隐藏了一部分经济活动;因此,中国实体经济受到的冲击会比显示的要大。同时,在金融领域,中国政府也隐藏了一部分损失,毕竟持有这么大量的美国资产,会就损失的少吗?再加上中国官方投资机构对外的大投资,我们压根就没看到过成功的。中国最近对国外资源的贷款性投资,明显没有给中国从这次危机中带来实利,相反还留下了隐患,资源价格再次高涨时,会剧烈的冲击自身经济。

说回美国,对于大部分民众来说,这次危机带来的是惨痛的经历;对于很多大公司、大机构账面上也是伤痕累累。不过,我们要谨记一点,市场上是永远不会所有人都没钱的局面的,钱不会飞回上帝那;也就是,你、我、他都说没钱,里面就有人在说谎。在大通胀的时候,总是有人会提前离场,把钱积聚起来,在大通缩的时候,这些钱就会看准机会再出击。可以说,他们是金融世界的幕后老板,美国的部分金融家。

再说,美国有很多世界一流的技术和高科技产品,本来他们通过出口这些技术和产品可以回收那些大量存在于第三世界的美元,不过他们并没这样做,这意味着大部分的美国人在过去的20年里不该过着如此奢侈的生活,因为他们并没有对世界贸易作出应有的贡献;相反,他们通过一些金融手段处理了这些放在他人手里的美元,让他们保持了海啸前的美好生活,当然他们希望能继续下去,我看到的他们还会继续下去。这情形就像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他并不工作,通过各种骗术来欺骗别的人,来维持他的生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