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金融危机

中国失业大军的挑战

全球金融危机给中国制造业造成巨大冲击,截止春节假期,失业农民工已达2000万人。据估计,最终失业人数将达到5000万。这一巨大数字带来了社会不安定的可能性。

起源于加利福尼亚问题房贷的金融危机,最终会不会对中国共产党的权力构成挑战?

今年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很可能会比全球其它地区高出许多,但全球金融危机仍给中国的制造业基地带来了巨大冲击。

中国政府高级官员陈锡文在2月份披露了这一冲击的严重程度:在总数1.2亿至1.4亿的农民工中,已有2000万人遭出口行业工厂解雇。

这一数字也许很快就会大幅攀升。陈锡文披露这一数字时,经济衰退尚未对出口行业造成全面冲击,春节假期也尚未结束。假期结束后,预计许多工厂不会再开业。

北京一位研究人员估计,失业人数最终将达到5000万。

这一巨大的数字带来了出现大范围社会不安定的可能性,中国领导人对此并不讳言。

胡锦涛主席把这场危机称作是对中共执政能力的一次考验:“能不能变压力为动力、变挑战为机遇,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是对我们党执政能力的考验。”

自毛泽东去世以来,尤其是自20年前的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以来,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就一直与其提升多数中国人生活水准的能力息息相关。

在失业的农民工中,许多人很可能只有数月的储蓄来维持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如果他们找不到新工作,就可能产生爆发抗议活动的可能性。

此外,农民工只是不安定的潜在根源之一。另一个危机来自于大学毕业生。去年,有30%的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而当时危机尚未影响中国。

农民工主要来自偏远的乡村,而多数大学毕业生要么是城市居民,要么在城市有着广博的人脉。对政府来说,他们有可能成为一个更加棘手的政治问题。

甚至在经济下滑之前,中国就不断出现大范围、低层次的不安定事件。近年来,政府已承认发生过数万起“群体性事件”(官方对抗议活动的称呼),包括在2005年发生的8.7万起,该年中国经济增长超过10%。

然而,尽管多数政治分析人士都相信,未来两年中国的抗议活动很可能会增多,但他们并不认为这会对共产党构成致命挑战。

一些观察人士表示,中国政治制度目前面临的这类压力,不久以前也曾出现过。上世纪90年代晚期,当时的中国领导层决定采取断然行动,对本国经济的国有部门实施改革。

成千上万的公司倒闭,多达5000万人下岗。

这些人不仅失去了工作,其中许多人还失去了他们曾以为将终生有效的社会契约的大部分保障——医疗、家人享有的教育、以及退休金。

随后出现了许多抗议活动,尤其是在经济低迷、工业集中的东北地区,有些抗议很激烈。

但政府并未受到这一动荡的严重挑战。

研究机构龙洲经讯(Dragonomics)的董事总经理葛艺豪(Arthur Kroeber)表示:“就在不那么久以前,中国经受住了经济增长和就业冲击。从许多方面来看,那场冲击比中国现在面临的冲击更加严重,但社会承受住了。政府和国家相当好地生存了下来。”

他补充称,对政府来说,相比以往国有工厂的工人,如今的工厂雇员不会构成那么大的政治风险,因为年轻一代更加能屈能伸,不指望国家照顾他们一辈子。

控制风险集团(Control Risks)驻上海的安德鲁•吉洛姆(Andrew Gilholm)表示,多数抗议活动仍倾向于反映当地具体的不满,而不是批评整个政治制度。

许多抗议活动并不攻击中国领导人,实际上还请求北京出手干预,以便解决问题。

同时,政府保持对安全部队的完全控制,限制独立社会团体的生存空间,还牢牢控制着媒体。

分析人士认为,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很难想像短期内会出现由人们对失业的不满所引发的协调的挑战。

但分析人士承认,这种大范围失业给中国政治制度带来了新课题,没有人真正了解中国人的期望在过去十年间发生了什么变化。

经济低迷持续的时间越长,其所造成的政治后果就越不可预知。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