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钱眼太太

应该为女性颁奖!

FT专栏作家钱眼太太:职业女性理应受到尊重,因为她们往往既要操持家务,还要养家。英国《金融时报》将与RBS Coutts共同设立“亚洲女性奖”,我想鼓励读者踊跃推荐或自荐。

我从未得过奖。很可能压根就不存在适合我的奖项。比方说,我尚未听说过有哪个奖是颁给“2008年进行了首次单飞的体重指数最高的女性”的。

但我渴望获奖。它们不仅为得胜者带来荣誉,也会予以旁人鼓励。竞争最激烈的奖项之一是“年度记者奖”,因为评委会完全是由记者组成的。这正是今年3月我的同事吉莲•邰蒂(Gillian Tett)获得“2009年度记者奖”让人喜出望外的原因。评委们在评语中称,“在全球经济陷入崩溃之际,她始终走在趋势的前面”。

这适时地提醒外界,英国《金融时报》员工并不全是毕业自牛津大学贝利奥尔学院(Balliol College, Oxford)的盎格鲁撒克逊白人男性,而是也有一些女性天才。这对报社及其员工都是种鼓励。邰蒂不是懈怠懒散之人。作为一名身在职场的妈妈,她不仅写出了为她赢得奖项的有关危机的评论,还著有一本剖析全球信贷市场紧缩原因的书。《Fool's Gold》——请参阅第20版开始的第二段摘录——是她上一本书《新泡沫经济》(Saving the Sun)颇有价值的续篇,文风也与我向来最喜欢的一本书一样:布赖恩•伯勒(Bryan Burrough)的《门口的野蛮人》(Barbarians at the Gate)。当你读完《Fool's Gold》后,你会认为自己真的了解布莱思•马斯特斯(Blythe Masters,书中主人公之一)。

与表象截然相反的是,英国《金融时报》多的是出色的女性。比方说,有一位是美国执行编辑,还有一位负责亚洲商务。如今,该报正与苏格兰皇家银行(RBS)旗下的私人银行RBS Coutts一起,设立“亚洲女性奖”,以表彰女性对商业和社会做出的贡献。这项活动将于今年10月在香港举行。我曾前往亚洲帮助宣传这些奖项,尽管很遗憾,我不具备参加资格,但我想鼓励该地区每一位读者都来推荐人选,甚至自荐。

职业女性理应受到尊重的原因之一在于,她们常常在操持家务的同时,还要养家糊口。邰蒂最近讲,她年幼的女儿们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写完书。大女儿认为,妈妈与其写银行家,不如写写公主们,她们可要漂亮得多。

我认识一些极有魅力的女银行家,也确信会有一些极其缺乏魅力的公主,不过,由于我不是《Hello!》杂志的热心读者,我说不出谁是。我在香港时,还举行了一场签书活动。不过一会儿,这项差事就变得有些机械起来,一排女性读者相继将书伸到我的鼻子底下,告诉我她们的名字,我几乎不怎么抬头。大概到了第55个女人,她告诉我她叫秋天(Autumn)。我的老天,谁给孩子起了个季节的名字?我潦草签完名,试图表现得优雅些。“多可爱的名字啊,”我说到,并未抬头。“我们王室最新一位成员也叫这个名字。她是个加拿大人。”“我就是加拿大人,”她说道,我继续给下一个读者签名。“天啊!”我说,“这个名字在加拿大肯定比我原来想象的更常见。”她接着问道:“你认为我长得像她吗?”我扭过头,把书递给一位非常漂亮的西方女孩儿。她看上去那么年轻,不像结了婚的女人。“不,”我说,“你更年轻,也更漂亮。”

不消说,那就是她——彼得•菲利浦斯(Peter Philips)的妻子。我将此归咎于英国《金融时报》——这是我唯一阅读的报纸,而它很少刊登王室成员的照片。这样,我就无缘任何“认出王室成员”的奖了。

译者/陈云飞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