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亚洲

亚洲在捍卫全球化

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前美国麻省州长威尔德:“购买美国货”等措施表明,贸易保护主义在西方盛行,亚洲却在推行自由贸易与全球化。

本次经济危机爆发前,大多数亚洲决策者和知识分子都认为,在经济发展的理论和实践方面,最在行的是西方。这种信念是合理的。过去的200年(甚至更长时间)以来,西方各经济体的表现远远超过亚洲。只是在亚洲国家接受并实践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自由市场经济学理论之后,它们的经济才开始有了良好表现。

然而,随着危机造成全球衰退,西方几个主要经济体深陷低迷之中,许多亚洲人开始质疑自己对于西方能力的信任。在此需要强调一个重要的区别:亚洲人仍然相信西方经济学理论;他们逐渐丧失的,是对西方经济管理实践的信心。

举例而言,像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这样的智者,居然会相信不需要对衍生品交易员施行任何监管,这令许多亚洲人感到困惑不解。2003年,时任美联储(Fed)主席的格林斯潘表示:“场外衍生品市场规模的大幅扩张,是由于市场发现它们是非常有用的工具。问题在于,是否应该对它们实施监管?”他的回答是,政府不应该超越常规的银行业监管范畴,因为“这些衍生品交易发生在专业人士之间”。

与这种市场最清楚如何去做的意识形态信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亚洲人认为,经济发展是多种因素综合的结果,其中包括辛勤劳作的传统价值观、节俭储蓄和一个活力十足的私人部门——与之平衡的是,当市场失效时进行明智的政府干预。

强调亚洲的多样性至关重要。印度与中国大不相同,同样,新加坡与越南也很不一样。但几乎所有亚洲国家都认为,政府在管理经济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亚洲的所有政府都会赞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在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Lee Kuan Yew School of Public Policy)讲话时发表的观点:必须强调有效治理这只“看得见的手”,以此平衡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

亚洲人与西方人看法之间的另一个显著差异是,虽然在西方人的思想中,意识形态上仍钟情于自由市场,但许多西方民众实际上已对自由贸易心怀戒备。与之相反,亚洲民众对自由贸易的信念正变得越来越坚定。

举例而言,美国国会最近实施的“购买美国货”(Buy American)条款完全是执迷不悟。这些条款将会削弱、而非增强美国各行业的竞争力。目前美国一个全新的政治现实是,几乎不可能让国会通过新的自由贸易协议,即使这些协议非常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与哥伦比亚的自由贸易协议(FTA)将更有利于美国,而不是哥伦比亚,因为它可能会使哥伦比亚的医药行业消亡。但此笔交易似乎已胎死腹中。

相反,亚太地区的新自由贸易协议正急剧增多。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协议,将是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与5亿人口的东盟(Asean)签署的一项协议。该协议已经签署并获批,将于明年开始生效。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也正纷纷与东盟签订类似协议。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亚洲地区目前大约有20个跨地区的自由贸易协议,正处于不同的实施阶段,它们明显提高了经济福祉。竞争性自由化浪潮正席卷亚洲,而平民式的贸易保护主义情绪则在西方盛行。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