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监管

如何拴住金融巨兽

FT专栏作家约翰•加普:监管机构正在设法解决某些金融机构“太大而不能倒闭”的问题,我要是银行家,肯定会对他们装模装样、方向错误的努力窃笑不已。

如果你近几月没有一直在关注,你可能会以为,金融界没怎么变化。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和高盛(Goldman Sachs)等银行第二季度实现高额利润,主要得益于固定收益业务收入丰厚,并已偿还去年秋季得自美国政府的注资。

与此同时,监管机构正想方设法,力图解决我们如今才明白的此类机构“太大而不能倒闭”的突出问题。此类机构不仅日常可从央行获得融资,一旦身陷困境也必定会受到救助。否认这一点毫无益处。

改写相关监管规则的最新尝试,是英国保守党于上周做出的。影子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的“高招”,便是撤消金融服务管理局(FSA),把对一切金融机构的审慎监管职能移交给英国央行(BoE)。

英国央行在政治上的境遇好于美联储(Fed),后者自从美国财政部提议扩大其权力后,就横遭国会侧目。因而,目前大部分政治能量不是消耗在监管本身,而是消耗在了由哪家机构来监管上。

鉴于我们刚刚经历的这场危机的严重程度,这一点委实可悲。我要是银行家,肯定会对各国政府为促使我等改变行为而采取的装模装样、方向错误的努力而窃笑不已。

这么说或许过于尖酸,但我怀疑奥斯本提出对监管机构大洗牌的主意,只不过是为了转移视线,以免人们注意到他不再支持进行真正的结构改革,即通过制定一部英国版的1933年《格拉斯-斯蒂格尔法》(Glass-Steagall Act),将零售银行业务与投资银行业务分离。

对于保守党的金融监管改革“白皮书”中先是倡议分业经营,继而又删掉这部分内容,奥斯本的解释是:“如果在国际层面实施,这种做法的价值还有理可据,但如果英国单方面实行绝对的分业经营,则既不可行,也不可取。”

这让我们不偏不倚又回到了原点:法国和德国错误地抨击对冲基金,而英国和美国不敢压制大型银行,唯恐它们一气之下从纽约搬到伦敦(或者相反),或是迁往海外。

奥斯本的正确之处在于,在银行法规方面,各国最好协调一致,以防止监管套利。然而,鉴于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算,英国在扶持银行业上的支出可能高达国内生产总值(GDP)的9%,我们可能等不起。

我以前就曾在本专栏里主张实行“格拉斯-斯蒂格尔法”式的分业经营,如果由于细节方面过于棘手而无法落实到法令,那么起码应该通过财务激励措施来贯彻。

当前的激励措施却是背道而驰,并且已变得愈加明显。《新巴塞尔协议》(Basel II)对大型银行的资本要求较低,因为它们不但被认为更加精明,而且按理应该能够借助资产组合多样化来降低风险。

如今,大型投行不仅独具规模效益,享有政府隐性担保,从而得以降低融资成本,而且它们在资金用途方面所受的监管,竟与规模较小、系统重要性较差的银行毫无二致。

它们当然会继续扩大业务,并付给员工丰厚的薪酬。英国央行行长默文•金(Mervyn King)在近期讲话中指出:“短期内看起来成功的举措,从长远来看其实往往风险很大,可是要让人们相信这一点并不容易,尤其是那些从中获得巨额收益的人。”

金同时呼吁,监管应该“简单而有力”。本着这样的精神,为了有效减少某些激励措施的谬误,对大型银行的监管力度应当远远大于小型银行,包括提高资本要求和设置更严格的杠杆限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