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G20

G20应把重点放在协调退出战略

我们已在悬崖勒马,但并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地带。要走上经济复苏的轨道,世界面临各种新的挑战。在今天举行的G20峰会上,领导人的首要之务是协调各国的退出战略。

2006年,当经济潮流随着美国房价见顶而开始逆转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预期这充其量只是一次温和的减速。世界经济扩张的持续时间之久,已刷新纪录,政策制定者们自我庆幸,认为他们已驯服了商业周期。这种“大缓和”的观点,如今看上去更像一个大错觉,或至少是比人们曾经认为的、更为难以捉摸的胜利。

繁荣的持续时间与强度,在相当大程度上可归因于一套复杂的金融体系,该体系放大了充足流动性的扩张效应。当减速最终到来时,金融体系一下子失灵。下滑变成了雪崩。

最初,各国领导人对危机作出犹豫的反应,还否认危机的严重性。但在千钧一发的悬崖边缘,他们终于头脑清醒了。在雷曼兄弟倒闭,全球爆发金融恐慌之后,去年11月,20国集团(G20)在华盛顿举行峰会,各国领导人誓言共同努力,防止第二次大萧条。今年4月的G20伦敦峰会重申了这一承诺。

他们取得了成功。在此过程中,他们证明了这样一点:虽然我们自认为已经摆脱商业周期的变幻莫测是不对的,但我们确实有能力克服导致20世纪30年代那种灾难的狭隘政治。

这是一个不小的成就,也是G20各国领导人在今日匹兹堡峰会上必须捍卫的成就。

雪崩看上去已经停止,但下滑幅度仍是惨烈的。全球各主要工业化经济体遭受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产出损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称,这种产出损失将是永久性的。如今增长几乎全部源自政府刺激的推动。金融体系仍存在资本不足的根本问题:据IMF估计,各国银行需要筹集1.7万亿美元的新资本,但迄今实际筹集的新资本尚不及这个金额的十分之一,证券化市场仍处于病态。

所有这些都给复苏的强度蒙上阴影。世界已从悬崖边缘后退,但并没有完全脱离绝壁附近的危险地带。要让我们重新走上安全的上行轨道,就需要完成更多工作。各国领导人不能因为成功阻止了最糟糕局面的发生,就削弱自己采取必要后续步骤的意志。

在危机深重阶段,政策难题在于,遏制下滑所需的各项政策(赤字支出、充足流动性、银行纾困),与防止各种危险再度蓄积所需的各种措施(降低负债、减小杠杆率以及消除道德风险)不同,甚至相反。随着从短期危机管理过渡到长期预防的时机逐渐临近,这个难题现在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加严重了。因此,本次峰会的重点,应当是协调各国的退出战略。

在确保全球平衡增长方面,人们做了很多文章。这本身没有什么不对。未来,中国、德国和日本必须增加消费,而美国必须减少消费。但调整平衡必然是一种协调的行为。若美国走上“调整平衡”之路,即国民增加储蓄,而其它国家不增加支出,那么风险将不是不平衡的增长,而是根本没有增长。在实现平衡增长这一远期目标和调整平衡这一短期过程两方面,都需要有广泛的共识。

G20在监管改革方面已取得良好的进展,在美国和欧洲都根据合理的原则提议了相关计划。近期,改革的政治层面聚焦于提高资本金要求,以阻止银行吞下大量高风险资产,直到自身变得“太大而不能倒闭”。但这样的规则必须逐步实施,以防资本不足的银行为了遵守规则而削减放贷。与此同时,解决机制和“生前遗嘱”同样重要,以确保哪怕是最大的银行也能安全倒闭。这些改革同样需要协调——在什么时候提高资本充足率要求、以及如何管理真正全球化机构的破产方面。

奖金这个伤脑筋的问题也被重新提上议事日程。公众对银行家报酬的愤怒大部分是正当的,政界人士对此作出反应也是正确的。他们还必须铲除那些助长系统性风险的薪酬方案。但是,这方面的应急之计起不到什么作用:只要银行拥有膨胀的利润,他们总能找到分配利润的方法。奖金问题不得影响领导人聚精会神推进更深层次的改革,以阻止金融(本应是一种中介产品)再度占据份额越来越大的企业利润。

G20不能让这种注意力分散到其它地方。世界领导人始终容易受到国内政治的影响,但去年的危险推动他们搁置彼此间的分歧。在紧迫感消退之际,各国领导人保持团结一致的责任与以往任何时候同样重要。

译者/和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