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金融危机

防范危机须增加透明度

高盛CEO谈如何建立更有效的银行业监管。

此次危机带给我们的一个教训是,必须建立更有效的系统监管。人们一直在关注应该由谁履行这一职责。但最关键的问题是,系统监管者应采取何种措施,什么样的职责会让监管变得有效——而不是谁,甚至也不是怎样。

监管者必须有能力及早发现风险的集中,防止它们扩大到足以危及体系的程度。如果系统性问题出现,监管者需要立即采取措施,限制其影响,保护体系的安全。

要做到这点,系统监管者必须能够看到一家机构面临的所有风险,要求将所有的风险敞口都清楚识别出来。考虑一下表外工具吧,例如作为许多机构中要融资来源的结构性投资工具(SIV)。许多风险模型忽视了这些活动,尽管其发起者参与了这些活动。如果现有及或有债务、信贷承诺以及其它风险敞口不透明,那么风险管理者和监管者怎么能看到一家机构敞向的所有风险呢?

即便将所有的风险敞口都识别出来,也还是不够的。一家机构的资产还必须按照公允市场价值——有意愿的买家与卖家交易的价格——来估值,而非根据(通常不相关的)历史价值。一些人提出,公允价值会计准则加剧了此次信贷危机。我不这么认为。如果最初能要求金融机构迅速识别风险敞口并对其合理定价,那么它们可能就会遏制最糟糕风险。相反,它们的头寸没有受到监控,因此价值变动往往被忽视,直到损失扩大到可能导致机构破产的时候。

在高盛(Goldman Sachs),我们每天都会计算所持头寸的公允价值,因为如果市场价格没有反映在账面上,我们就不知道该如何评估和管理风险。这种方法提供了一个必要的预警体系,对于风险管理者和监管者都至关重要。

监管者还需要确保价格经过了独立审核程序的检验。比较各机构之间类似头寸的定价信息,是合理之举。如果其中存在巨大差异,那么问题往往也就出现了。

公允价值会计准则对负责任系统风险管理的重要性,怎么夸大都不为过。我们还相信,在市场处于脆弱的时期,监管者应避免实施更复杂的公允价值机制。但我们支持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开始这一过程的努力。

在系统缺乏流动性的极端情况下,一家机构不必使用过低的价格,来确定某项资产的公允市场价值,只需要使用合理的判断和估值。不过我们相信,人们更期望有一个指导性的价格:能够更准确地反映市场判断(而非历史价格)的信息,才能更好地服务于市场,最终还有投资者。

更概括地说,我们必须创造一种文化,要求机构与监管者分担对系统风险的担忧。我记得我的导师曾告诉我,我们不能因为某人诚实地犯下错误或造成亏损而开除他。但如果因为某人的隐瞒或失败导致问题升级,那么他们必须立即承担责任。同样的原则也应适用于监管疏漏。

监管者可以建立一个由多家机构组成的从业委员会,检查承销标准等问题。如果执业过程出现纰漏,那么监管者应该第一个知道。他们应提出如下问题:“政策在哪里出了问题,压力何在?在哪里出现了风险集中、交易拥挤以及单边押注的情形?”

可以理解的是,人们对“太大而不能倒”的概念展开了大量讨论。人们达成了共识,认为有必要建立一个明晰的决议机构(resolution authority)——监督并执行破产机构有序清算的机制。但当系统性问题出现时,监管者需要相关工具,限制其影响并将对公共资金的需求降至最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