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滨海新区

滨海新区的新城记

苏琦:滨海新区建设不再是传统的经济技术开发区路数

近日中国国务院批复同意天津市调整部分行政区划,撤销天津市塘沽区、汉沽区、大港区,设立天津市滨海新区,以原3个区的行政区域为滨海新区的行政区域。此时为什么要“设立”滨海新区?滨海新区不是存在了很多年了吗?

其实此新区非彼新区也。

原来的滨海新区不管有多“新”,或多或少还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路数,其主事者为区工委和管委会,分管党务和政务。新设立的滨海新区则是一个成建制的行政区,原来的工委和管委会被撤销,代之以区委和区政府,同时还要配齐区人大和区政协等相关机构——根据规划,从11月中旬到明年1月上旬,滨海新区将陆续选举产生第一届区委、区纪委机构,区人大常委会、区政协常委会组成人员,区政府区长、副区长,区法院院长、区检察院检察长。

换句话说,滨海新区将作为一个整体正式成为天津市行政建制的一部分,而滨海新区作为“城市”的生长进程也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种从经济技术开发区到城区的路径正在构建中国城市化运动的一种新可能,它既有别于围绕特大型项目生长起来的那种老派的资源型城市,从而规避了最终不免枯竭的可能,也有别于那种从老城区直接外溢出来的摊大饼或八爪鱼模式的“新城”模式,从而避免了人们在居住地与工作区之间日日奔波的命运。

观察一个经济技术开发区是如何从工业化走向城市化是一个饶有趣味的过程。一个自然生长的开发区一般会经历如下几个阶段。

第一批来到园区的“业主”往往是那些在老城区里由于包括环保在内的种种原因“混”不下去而被“腾笼换鸟”出来的企业,当然仅靠它们是无法支撑起整个开发区的工业化进程,因此在这一阶段负责招来新“鸟”的招商局便处于一等一的显赫地位。

摆开桌一张,来的都是客,接下来居于较为显赫地位的就是经贸局了,因为要把“客人”们都招待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要靠经贸局出面协调很多工作,比如银企对接,比如产业配套,等等。

随着来的“鸟”渐渐增多,之前大手大脚给地的豪气就不合时宜了,此时就要倚重建设发展局的手笔了:基础设施要统一,功能分区要详细,土地使用要节约,等等。

再接下来随着大学城的移入以及众多“集商业、娱乐、居住和办公于一体的大型城市商务中心复合体项目”的进驻,复杂的“人事”和“城事”便纷至沓来,仅仅靠开发区管委会,即便是三头六臂日理万机,也实在难以面面俱到,此时成立城市管理局进行“联合执法”集中管理便实属必然了。

成立于1992年的安徽省会城市合肥的经济技术开发区便经历了这样一个自然生长的过程。也因此,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如今信心满满地提出要践行“投资环境最佳、创业环境最佳、人居环境最佳”的生态建设理念,并喊出“致力于打造一个‘可行,可望,可居,可游'绿色新城”的口号。

这种以开发区来推动城市化的模式,还现身于不少地区的融城故事中,比如在郑州和开封的双城记中,就出现了先郑东新区及汴西新区,而后郑汴新区,最后再徐图郑汴一体化的路线图。如今随着郑汴新区的成立,棋已至中盘。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