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生活时尚

与安德鲁王子共进晚餐

他向我透露,在多年的商旅生涯中,《孙子兵法》一直陪伴着他。他认为,“这本书应该出现在每一位商人的公文包里”。

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 Duke of York)再有15分钟就该到了,而我此刻正为一件严重违反礼仪的事情烦恼。公爵的新闻秘书事先打电话来说,他本人、公爵的私人秘书以及英国驻纽约总领事将陪同公爵一道前来。考虑到就餐人数意外增加,白金汉宫愿为这顿饭买单。与英国《金融时报》共进午餐或晚餐的规则很明确:我们买单。但他们不该只字不提会有5个人一起就餐。

幸运的是,哈里•奇普里亚尼(Harry Cipriani)餐厅的员工们已习惯于在最后一刻仍为苛求的客人提供方便。餐厅领班答应,他们可以准备两份账单:一份开给《金融时报》和英国王位第四顺位继承人;一份开给后者的随从。

奇普里亚尼餐厅坐落在纽约中央公园(Central Park)的东南角,服务对象是曼哈顿的精英阶层。紧凑而开放的用餐空间,似乎专为到此处炫耀的出版商、交易撮合人和广告商设计。我听人说,公爵不喜欢华丽的餐厅,所以我以为他们订了一间不显眼的包间。结果却相反,我们的餐桌是张贵宾桌,正好处在人头攒动的餐厅中央。这里的每个人都在彰显自己的存在:一位男士笨拙的拍了拍另一位男士的后背以示问候;打过肉毒素的脸颊被亲来亲去;餐厅领班也在和他的常客们拉家常。

餐厅里面没多少地方可待,因此我走到门外。恰在这时,我看到领事馆一辆带有有色车窗的雪佛兰凯雷德(Chevy Escalade)停在了第五大道(Fifth Avenue)上。公爵从车里探出身,快步走进餐厅。他的几位保镖则消失在人群中。公爵在桌前坐下,但随即认定这张桌子太大了。由于总领事留在领事馆没来,因此我们只有4个人就餐。公爵建议我们选择旁边一张较小的桌子。我们在那张桌子前挤坐下来,膝盖几乎挨着膝盖,一脸困惑的侍者们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公爵目前正在纽约对多家金融公司和监管机构作旋风式巡访,身份是英国国际贸易和投资特别代表。这一角色一半是大使,一半是旅行推销员,你在商界或政府的其它领域找不到明显与之类似的岗位。因此,我首先问的就是他如何定义这一角色。

公爵说:“它代表着王室对商界的支持。”正如温莎家族(The House of Windsor)的其他成员可能会对芭蕾舞团或无家可归者伸出援手一样,“商界也需要有人来关注”。

公爵是在2001年走马上任的。此前,他曾在英国皇家海军服役22年。福克兰群岛战争期间,他执行过多次直升机飞行任务。他承认自己当时是被“拉去充数”的,因为他认为自己在海军的工作也可由一名非王室军官来承担。另一方面,特别代表的角色却为他提供了机会,去做一些只有王室成员可以做的事情。

他得意的说道:“遗憾的是,军官是具有进取精神的。因此,我们更喜欢在接受既定议程后,把它推进到超出我们最初设想、或我们曾认为有些过分的程度。”

去年,他的工作日程包括628项公务活动,比他在2005年参加的多一倍。他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为英国石油(BP)、国际电力(International Power)、伦敦劳合社(Lloyd's of London)和力拓(Rio Tinto)之类的公司敲开大门,从阿尔及利亚到乌兰巴托都留下了他的身影。对于“军事与工业复合体”(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的概念,这位前海军军官给出了独特的、英国式的诠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