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丁磊

丁磊的低调若水

张欢:已是半夜12点多了,丁磊还是显得十分精神

这顿饭准确地说应该是一顿宵夜和晚饭的合集。

已经是晚上12点多了,丁磊还是显得十分精神,而我已经有点困了。

他飞到成都时,天都已经黑很久了,马上坐车到绵阳。第二天他要出席一个企业社会责任论坛。

这几年他已经低调很多,类似的活动基本没有出席过,但这次不同,自己公司办的活动,他跑过来助拳。

饭店里已经没有多少客人了,对于一个不大的西部城市而言,这很正常。在找到这家馆子之前,我们已经跑了很久,先坐人力三轮,然后又是出租车。

太贵的店他不去,普通的他认为卫生不好。在车上时,助手已经提前准备好了KFC,但显然他对快餐不感冒,一点都没动。

一家典型的中式馆子,夜深了,没几个人,空气里一股辣椒和白酒的味道。我们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服务生过了好一会儿才来,讲一口四川话,丁调侃:“衡量一个地方是否开放,先要看饭店服务员会不会说普通话。”

他毫不客气地开始点菜,几个菜都是麻辣口味,并豪放地叫了两瓶啤酒,一人一瓶,自顾自倒了一杯,泡沫一下子溢出玻璃杯,他赶紧低头嘬一大口。

我差点忘记了他在富豪榜上的排名。

几个小时前在机场时,我等到的是一个娃娃脸、黑T恤牛仔裤的家伙,笔记本电脑包加黑拉杆箱,和机场里常见的那种白领没什么区别。

哦,对了,他还是一个人过来的,没保镖没助手,我问他:“就你一个人?”

他说:“就我一人,有问题吗?”

又灌下一杯啤酒,丁磊显得特别兴奋。上一次来到绵阳,他还是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的学生。

既然在四川,顺其自然地问到捐了那么多钱给浙大,却没给自己母校,为什么?

“我跟你说,这是因为我的母校管理钱的能力实在不好。其实你还不知道吧,我还捐了一大笔钱在斯坦福大学。”

他给了一个足够真实的回答,整个晚饭,他都足够真诚,也足够狡猾。

菜都很辣,他吃得龇牙咧嘴,我本以为在四川生活多年,辣对他来说不是问题,但事实上他显然更是一个浙江人,包括口味。

他更愿意把挑战这顿饭解读成是一种对生活的体验,就好比他热爱旅游,却从来不像王石、张朝阳那样去登雪山,他的理解是“享受生活而不是征服生活”。

出现在电信3G广告里的丁磊穿着登山服,在一片茶园里,高举一个手机,喊:“随时收发邮件、处理公务,3G让手机办公轻松自如”,然后右臂向下一顿,一个yeah的动作。

我问他:“低调那么多年,怎么想到这么抛头露脸地去拍广告?”

他的回答倒是干脆:“喂,我以前是电信的员工哎。电信分出移动后资源一直不好,我也算是帮帮老东家。”

在中国互联网巨头里,他和马化腾是少数具有电信背景的。宁波人丁磊的第一份工作在宁波电信局。1993年,很好的工作。

每一个创业者的血液里都涌动着不安定的因子,两年后他就辞职了,南下广东淘金。

这不是他第一次挑战既有体制,在大学里他就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喜欢的课程他会非常认真准备,甚至不是自己专业的课程他也会认真听,而不喜欢的课程能对付就尽量对付过去。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