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哥本哈根

哥本哈根最后激辩的5小时

喻捷:作为气候外交的领导者,欧盟最后被边缘化了。美国主导的进程占了气候大会的上风。

欧盟没有出现最后的五国名单中,是尴尬的。作为气候外交的领导者,欧盟最后被边缘化了。美国主导的进程占了上风。在美国的新闻发布会后,欧盟对外称,这仍然不是一份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但是,亲美也是欧盟近几个月以来一直选择的策略。

联合国在这次谈判中也暴露了其前所未有的危机。这个二战以后的国际机构为各主权国家无论大小提供了平等地位。气候谈判在开始之初没有通过决策路线,也就是多数表决机制,使其在遇到不可调和的分歧时,基本陷入瘫痪。“联合国的决策是一个奇特的过程。我们希望他们能够象欧盟议会一样更有效率些。”欧盟议会议长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说。

“我们退到了《京都议定书》以前。”一位参加谈判超过十年的资深环保人士说。他难掩沮丧。对于很多环保人士,气候议题陷入由美国主导的自下而上、市场为主的治理模式,是他们不愿看到的结果。

或许,混乱的大会组织工作,缺乏联合国程序经验的主席,美国的鲁莽,都是偶然因素。但是欧盟的绥靖,美国国内政治的牵制,发展中国家效果的利益至上,似乎又都是必然。

近一百二十个国家元首的到场,全球数十亿人的关注,数十万人上街游行,数千人的媒体报道队伍,甚至是诺贝尔和平奖的预先鼓励,都未能改变这个结局。在利益冲突最激烈的国际政治议题上,世界呈现了它本来的面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