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金融体系

增强金融体系安全的“三步曲”

Continental Investors总裁裴熙亮:我们应提高资本金要求,实施以利润为基础的薪酬方案,并对风险管理和薪酬进行更广泛的控制,以打造更为安全的金融体系。

美国人一直勉强支持利用税收挽救金融体系和经济。遗憾的是,这需要对许多被认为“规模太大而不能倒”的公司进行纾困,就单个公司而言,它们并不值得挽救。让纳税人感到不满的是,自己的钱正被用来让这些公司免于破产,而且在某些情况下,还保护了那些导致此次危机的人的数百万美元薪酬。简而言之,美国人理解保护金融体系的必要性,但不希望一年前的事件重演。

因此有人会认为,我们将进行改革,以防范未来灾难的发生,或者至少大幅减小纳税人付出的代价。但迄今为止,政府只采取了短期的权宜之计。

我们可以在3个领域立即采取行动:新的资本金要求;以利润为基础的薪酬方案,以及加大董事会对风险管理和薪酬的控制。

首先,必须增加权益资本。今年,监管机构关闭了逾100家资本不足的银行。现在,规模较小的银行需要每美元资产拥有8%的有形权益(杠杆比率)。这种更强大的资本结构将降低银行破产的风险。

然而,规模太大而不能倒的机构应拥有10%至12%的更高比率。这不会让它们处于劣势;这将让竞争更公平。这些机构的债务拥有隐性和显性联邦担保,这降低了其资金成本,从而赋予了它们永久性的竞争优势。公众承担了“太大而不能倒”的成本。既然资本是公众的主要保护,那么它的比例就应该定在高位。

12%的有形权益要求应适用于所有拥有隐性联邦担保的金融机构,无论它们是银行、经纪商、保险公司还是政府支持的实体机构。任何不想成为“太大而不能倒”的机构都可以通过分拆缩减规模,从而有资格实行更低的杠杆比率。

第二,监管机构和董事会应出台充实资本以及遏制不计后果冒险行为的薪酬政策。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薪酬沙皇”肯尼斯•费恩伯格(Kenneth Feinberg)最近的举措,让很多人惊慌失措。一个问题是缺乏标准。你如何判断某种水平的薪酬是否过度?

监管机构无法决定个人的薪酬水平,这是管理层和董事会的工作。但监管机构应审查整体的薪酬水平,这是它们确保机构财务状况良好职责的一部分。

最佳方法是把重点放在薪酬总额与薪酬发放前的利润总额的比较上。前者永远不应超过后者;这样做相当于掠夺公司的资本并会危及公司的生存,就像最近的经验所表明的那样。一般来说,在没有董事会和监管机构事先批准的情况下,薪酬总额不应超过发放薪酬前利润的75%。这将确保25%的薪酬前利润用于充实资本、回报股东和纳税。

对过高薪酬进行监管以保证机构财务状况良好,几乎没有人表示异议。“规模太大而不能倒”并不意味着规模大到足以支付富有竞争力的薪酬,而无视糟糕的业绩。这也表明,监管机构不必审查个人薪酬。他们应该把重点放在机构的财务健康方面。

第三,董事会必须在风险管理的框架下,承担起审查薪酬水平的责任。第一步,薪酬委员会和风险管理委员会应合并在一起。董事会了解自己机构内的风险管理程序和长尾风险,因此会更好地权衡薪酬水平。

除了薪酬总额永远不能超过发放薪酬前利润的规定以外,董事会还应考虑对高于50万美元的个人薪酬以限制性普通股的形式发放,而且这些普通股的限制期应为3到5年,如果到那时机构仍保持盈利,这些股票才能出售。

上述三项举措都可以迅速实施。否则,我们的金融体系将处于不可接受的风险水平。

本文作者为Continental Investors总裁,前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译者/君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